您的位置: sbf胜博发网址小说 > 武侠小说 > 少林八绝全文阅读 > 天魔新书《神斧》已上传,请书友多多支持

sbf胜博发网址

本书类别:武侠 作者:天魔圣 书名:少林八绝

薛伯凌回来的时候,杀死吴燕侠的凶手早已不见,场上只留下了吴燕侠孤零零的尸体。“咚咚咚……”二十多个果子从薛伯凌手中的布包中滚落,然后,薛伯凌全身打了一个冷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色显得颇为苍白。吴燕侠的被杀,令薛伯凌十分痛心,那种痛心,就像是失去了一个亲人。这两个人,一个是黑道的“魔尊”,一个是白道的“大侠”,原本是见了面就要分出生死的“对头”,但来到“东海蓬莱”后的一百多年,他们早已“打”成了好朋友,好兄弟。

薛伯凌在吴燕侠的尸体边呆坐到天亮,然后用摘来的果子当做祭奠的物品,稍微祭奠了吴燕侠一番。之后,薛伯凌便陷入了一种疯狂之中,魔性大发,发了狂似的寻找“凶手”。结果,“凶手”没有被他找到,二十多个因为回答他的问话稍慢了一些的人,先后被他一怒之下打伤,成了倒霉蛋。若不是胡东生听到风声,及时赶来,不然的话,也不知道将会有多少人伤在薛伯凌的手上。不过,胡东生的劝告,薛伯凌完全听不进去。无奈之下,胡东生只得与薛伯凌动手,并在第五十七招的时候,将薛伯凌打得吐血,将他制住了。

其实,薛伯凌的武功绝对要在元霏凡这等高手之上,胡东生能在五十七招将他拿下,无非是因为胡东生动了怒火。胡东生能让张凡宇在自己手底下走一百五十招,能让元霏凡在自己手底下走三百招,但他决不能让发了狂薛伯凌破坏岛上的规定。是以,他的每一招,就算没用全力,也用了九分力,换成元霏凡那样的高手,五十招之内,必定被擒。薛伯凌能坚持到五十七招,已经是岛上拔尖的高手之一。而胡东生的武功,除了“东海三圣”、方剑明、地狂天、鬼面人、海外故客这七个人外,他若论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就算是刀神和华天云,想与他比肩,也有些吃力。

胡东生把薛伯凌拿下后,将薛伯凌带去了“东海三圣”的住所。在一间大厅中,“东海三圣”亲自“审问”薛伯凌,此时已经是中午。薛伯凌见到了“东海三圣”,渐渐清醒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但他乃一代魔君,绝不会为自己所干的事后悔。岛上的人,不管是谁,在他眼里,都不是什么干净的人,别说打伤他们,就算杀了他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冷笑了一声,把自己去了一趟果林,回来后发现吴燕侠被杀之事告诉了“东海三圣”。“东海三圣”听后,十分震惊。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面不由得升起了两个人的名字,第一人是地狂天,第二个人是鬼面人。以吴燕侠的武功,就算是胡东生,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打得吴燕侠发不出任何喊叫的声音。现在的“东海蓬莱”,具备这等身手的人,屈指可数。东海三圣中的任何一个,虽然有这等功力,但他们当然不会怀疑自己,而方剑明是他们信得过的人,海外故客又不像是大奸大恶之徒,剩下的两个人,也就是地狂天和鬼面人,自然就成了他们怀疑的对象。不过,“东海三圣”知道这两个人远没有方剑明那么好说话,如果现在就去找他们问话,只怕会当场打起来。

他们虽然自认联手可以把地狂天或者鬼面人拿下,但那也是许多招之后的事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吴燕侠之死,根本就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与地狂天或者鬼面人有关。尽管“东海三圣”心里已经认定凶手就是地狂天和鬼面人当中的一个,但俗话说捉贼要拿赃,“东海三圣”是有身份的人,而且还是当今最顶尖的高手,总不能平白去“冤枉”人家吧?万一冤枉了人,这个脸可就丢大了。因此,“东海三圣”向薛伯凌说了一些好话,要他不要再闹下去,这两天内,一定帮他找出真凶。

薛伯凌也知道以凶手的武功,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现在还得借助“东海三圣”之手,也就没有闹下去了。这一天,岛上笼罩着一种古怪的气氛。吴燕侠被人打死的消息,虽然已经被“东海三圣”封锁了,但岛上人的感觉异常灵敏,许多人都猜想可能又有人死了。许多人都去了沙地,都抱着同样的心思,人最多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第二天,也就是一个月期满的日子。一大早,沙地上便或站或坐的分散着一千四五百个人,就连那些一直隐藏在岛上练功的人,也都到了沙地上。

人人都清楚,从这一天开始,他们在岛上的日子已经可以开始倒数了。少则三日,多则十日,无论是谁,都将要离开此岛。若不在这最后的时光里,将“无道天书”仔细的看了几遍,今后便再也没有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了。天鹫子已在“无道天书”上睡着了,众目睽睽之下,他居然睡得十分香甜。只见他斜着身子,脸朝着一方,双膝微弯,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好像正在做一个美梦似的。没人多看天鹫子一眼,因为现在的时间无比珍贵,天鹫子比起“无道天书”来,实在没什么可看的。

地狂天、鬼面人、外海故客这三个人,在昨天黄昏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沙地上。他们各自找了一个角落,一直坐到现在,丝毫没有动过,看上去像是已经坐化了。正午时分,难得来一次的“东海三圣“突然驾临沙地。不但如此,随同“东海三圣”一块儿来的,除了薛伯凌之外,还有“东海三圣”的十四个弟子,以及三十多个高矮不下,年岁都在六十以上的老者。这样的场面,在岛上还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许多人站了起来,睁大眼睛望着,心里隐隐感觉将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朱笑白、宋玉钧、杨定国、钱得胜等人就在场上,他们看到这里,心知将会有事情发生,互相看了一眼,施展轻功,前去给山洞里的人报信。没等他们赶出十里,方剑明一行已经迎面赶了过来,龙碧芸的双手上,还抱着尚未醒来的东方天骄。“方掌门,你……你们难道已经得到了消息吗?”朱笑白诧道。方剑明点点头,道:“半个时辰前,三位岛主派人来通知我们,说今日可能将会是我们在岛上的最后一天,要我们有时间的话,便去沙地看看,免得今后再也看不到‘无道天书’。

”朱笑白道:“今日是最后的一天?”方剑明一怔,道:“难道不是这个消息?”朱笑白苦笑着摇摇头,道:“朱某所说的消息是指三位岛主率领他们的弟子和门下,已经去了沙地,像是要发生什么大事情似的。”方剑明面色一变,道:“看来三位岛主对那凶手已经有了头绪,我们快过去看看。”第一个奔在前面。众人疾奔了数里,方剑明身形突然一顿,转过身来,面色凝重地道:“待会倘若发生打斗之事,大家不要分散,最好站在一起,就算受到波及,也比各自为阵的好。

”其他人听了,齐声道:“正是。”不一会,众人走到了草地的尽头,朝下一看,却见沙地上沾站满了人。距离“无道天书”十余丈外的东面,人数最多。众人飞身下了沙地,来到场上时,正好听到云岛主的声音:“鬼面人,你不说话,说明你的嫌疑最大。你要想洗清自己的嫌疑,最好与我三人合作。”方剑明等人来到之后,有人为他们空出了一片地方,将圈子拉得更大,只是所扩展的方向是东面。若是向西面扩展,距离“无道天书”也就近了,谁也不想稍一不慎,被“无道天书”的玄光所伤。

方剑明举目往场内一看,只见“东海三圣”率领胡东生、看汉书等人,与鬼面人形成了两个阵营。鬼面人坐在地上,双目闭着,一只手拿着箱子,对云岛主的话,充耳不闻。“鬼面人,你再不说话,可别怪本岛主对你不客气。”云岛主面色一冷,像是已经动了真火。忽地,鬼面人双目一睁,平静如水,深若海渊,深藏一股难以言说的魔力,道:“说什么?”“东海三圣”见了他的眼神,心神一凛,暗道:“不好,他似乎已经参透了‘无道天书’。”一时之间,“东海三圣”没有出声。

鬼面人笑了一笑,道:“三位岛主,你们以为我已经参透了‘无道天书’吗?哈哈,实话告诉你们,我并没有参透‘无道天书’,但是,我已经从‘无道天书’中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朗声一笑,声音突然变了,道:“义兄,小弟已经破解了‘无道天书’,不知你破解了吗?”地狂天盘膝坐在“无道天书”的另一面,双目紧闭,看上去还没有破解“无道天书”而听了鬼面人的声音,不少人变了面色,独孤晨飞更是又惊又喜,忍不住失声喊道:“爹爹!”鬼面人目光一转,望向了独孤晨飞,点点头,道:“飞儿,你还能叫我爹爹,爹爹很高兴。

你过来,爹爹要传你一甲子的功力和修为,使得你成为年轻一代中,仅次于方剑明的高手。”全场听了,个个面露惊诧之色,忽听一个苍老而又刺耳的声音道:“鬼面人,你少吹牛,修为也能传的吗?那是自己修炼的。”鬼面人,不,现在应该叫他独孤九天才对,冷冷一笑,道:“无知小儿,你懂得什么?”那人听了,火冒三丈,从人群中飞身跃出,拔剑出鞘,指着独孤九天,喝道:“你说什么?”独孤九天看了这人一眼,怪笑着问道:“看你年岁不小,来‘东海蓬莱’已经四五十年了吧?”那人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头,面上有一道剑痕,形象甚是恐怖,喝道:“鬼面人,你跟老夫听着,老夫来‘东海蓬莱’已经一百二十多年。

你爷爷见了老夫,都要尊老夫一声前辈。”鬼面人“哧”的一笑,道:“你来岛的时候多大年纪?”身材高大的老头傲然道:“六十三岁。”鬼面人道:“这么说,你现在差不多有一百九十岁了吧。”“不错!”“唉……”“你叹什么?”“我叹你一大把年纪活到了狗身上……”“找死!”身材高大的老头一声怒喝,也不见他怎么出招,已是一剑刺到了独孤九天的面具前。不过,这一剑的威力也只能到此为止,独孤九天不知何时伸出了两根手指,将剑身稳稳夹住了。

剑尖距离面具还有两寸,剑尖虽然吐出晶亮的剑芒,但仅有一寸,刺不着面具,更不要说能够伤害独孤九天。方剑明看到这里,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现在的独孤九天,比起会盟的当日,功力又有了不小的进步。今时今日,自己就算使出了“黯然空灵惊艳刀”,只怕也奈何不了他。“稍安勿躁,你听我把话说完,再向我动手不迟。“独孤九天口中说着,将手指往前一推一松。“噔噔噔噔……”身材高大的老头一连退了十步,这才止住步子,面上又惊又怒,却又不敢再刺出第二剑。

“东海三圣”看到这里,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没出声。独孤九天望着身材高大的老头,一字字地道:“我的话,你不得不赞成。你说你来岛一百二十多年,有了什么收获?不就是内力深了,武功高了,但这又如何?别说我,就算是三位岛主的大弟子,你也打不过。你不是活到了狗身上又活到了什么身上?”身材高大的老头听了,哪里还忍耐得住,一声怒啸,厉声道:“老夫与你拼了!”一剑刺了出去。先前那一剑,他并没有出尽全力,但现在的这一剑,他已经完全把力量使了出来。

剑出的一瞬间,风云为之色变。这一剑的威力,足以瞬间将一个超绝顶高手刺死,因为身材高大的老头已经抱定了与独孤九天同归于尽的决心。忽听独孤九天哈哈一声大笑,将箱子拿了起来。“轰”的一声,箱子不知是被独孤九天的手劲震碎,还是被身材高大的老头的剑气震碎,转眼化为粉碎。刹那间,一抹夺目的,光照千古的剑光在另一道剑光中闪现出来,以绝对的优势掩盖了后者的光芒。“当”的一声,剑光匿迹,独孤九天仍是坐着,只是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宝剑,宝剑看上去就像是不曾出过鞘一般。

一滴血,两滴血,三滴血……一滴滴的血围绕着身材高大的老头的手腕,滴落而下,洒在沙地上。“扑通”一声,身材高大的老头双目圆睁,大概是不相信自己连“鬼面人”的一剑都接不下,向后仰天倒在地上,命丧黄泉。“你能死在天下第一剑之下,你应该感到万分荣幸。”独孤九天口中说着,衣袖一挥,一股劲力发出,将身材高大的老头的尸体送出了好远,就定在一个人的脚尖前。那人猝不及防,吓了一跳,赶紧跳开。“怕什么?不就是一个死人吗?我就不相信你没杀过人。

”独孤九天冷冷地道。那人面上一红,却不敢出声。“师侄,你不是喜欢打抱不平吗,这一次,你为什么不出手?”独孤九天望向方剑明,目光带着一丝嘲弄。方剑明淡淡地道:“独孤教主,我看你是搞错了。他是技不如人,死在了你的剑下,我若出手,你又该说我多管闲事,是吧?”独孤九天“嘿嘿”一笑,道:“你知道就好。所以我的事,你最好别管,你若是管了,那就是狗拿耗子,也没人会觉得你是大侠。”方剑明冷声道:“独孤教主,我也请你记住,你只要敢动我的朋友一根头发,你的事,我管定了!”独孤九天大笑一声,道:“说得好。

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我的事,你别管,你的事,我也不管,大家各行其是。”这时,只听风岛主道:“各位,这鬼面人的武功,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三人虽是岛主,但绝不是什么大侠,更不会因为任何人与他比试或者自己去找他的麻烦而与他作对。”他的话本来就没有错,难道一个人明知道这个人不好惹,或者自己狂妄自大,惹了这个不该惹的人,难道还要让另一个与他非亲非故的人帮忙吗?那是大侠的作为,而且,就算是大侠,也没这么“傻”的。这就好比是两个人在比武,一个把另一个杀了,大侠看到之后,根本不会跑去把杀人的人杀了。

大侠真这么做,也就不是大侠了,那是二百五。大侠是逞凶除恶、劫富济贫,且还要让人发自内心为之鼓掌的人。在这个岛上,个个懂得武功,只要有人找独孤九天的麻烦,独孤九天完全有自己的理由杀人,而其他的人,就算要管,也是出于私心。“三位岛主,你们怎么说?”薛伯凌眼见独孤九天一剑杀了身材高大的老头,越发认定独孤九天就是杀死吴燕侠的凶手,但他不敢去质问独孤九天,只能要“东海三圣”出头。风岛主道:“薛老弟,你放心,只要岛上的六件血案是他做的,我三人身为岛主,绝不会不管。

”独孤九天听了这话,笑出声来,道:“风岛主,我知道你们三位老前辈的武功高强,你们一旦联手,现在的我,也只有四成的把握胜你们,但你们要想清楚了,与我为难,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风岛主道:“这么说来,岛上的六件血案,是你犯下的?”独孤九天道:“我若说不是我犯下的,风岛主信吗?”风岛主道:“独孤教主,你也曾经做过武林盟主,是有身份的人。风某希望你不要再绕圈子,是你做的,说句‘是’便是,不是你做的,说句‘不是’便是。

”独孤九天沉默了一会,语声突然一变,变得谁也没有听过:“是我做的。”众人吃了一惊,风岛主、云岛主、雷岛主也都变了面色,云岛主喝道:“独孤九天,你搞什么鬼?”独孤九天仍用之前的语声道:“你别管我搞什么鬼,反正坐在这里的人,就是我——鬼面人。”风岛主修为精深,很快恢复了面色,略一沉思,道:“独孤教主,躯体虽是那个躯体,但你的‘人’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独孤九天阴沉沉一笑,道:“还是风岛主有见识。”风岛主道:“风某虽然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只要是这个躯体所犯下的事,无论你是好是坏,风某都会为了那六个人,向你问一声为什么?”“为什么?”独孤九天笑了,虽是无声的笑,但从他的双目中,这笑早已显示无疑。

“爹爹,你为什么要杀那些人,那些人又没有……”独孤晨飞刚说到这,一股强悍的劲风已经当罩落,却是薛伯凌雷电般跃起,施展“悬空大挪移”的绝世轻功,瞬时来到头顶,一掌拍出。独孤晨飞向后一步退出,并将“湛卢剑”拔出了一半,就在这瞬息之间,方剑明施展“九天玄女步”,转眼抢到近前,一掌拍出。独孤晨飞知道方剑明的厉害,将拔出一半的“湛卢剑”收了回去。“砰”的一声,薛伯凌虽是半神高手,但也被方剑明一掌震得倒飞出去,落在原位。

“方某警告各位,凡是对方某朋友有所不轨的人,方某一定加以还击。”方剑明冷声说道。“你……”薛伯凌气得面色一白。“我什么?冤有头债有主,你找错了人。姓薛的,别看你昔年纵横江湖,好像已经是所向无敌了,但在方某眼里,你只不过是一个老头子。你心里清楚,方某刚才那一掌若是要伤你,你还逃得了吗?”方剑明道。薛伯凌听了这话,却突然平静了下来,转瞬,他仰天一声大笑,边笑边道:“不错,冤有头债有主,老夫是不应该向一个后生突然出手。

”说完,身形一转,眨眼来到独孤九天身前,一掌拍出。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武侠小说 少林八绝 全文阅读,少林八绝最新章节,少林八绝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