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sbf胜博发网址小说 > 言情小说 > 房客别这样全文阅读 > 番外三

sbf胜博发网址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蓝白色 书名:房客别这样

家庭之旅到最后,竟然只剩爹妈二人,一双儿女都没有成行。韩千千最会说贴心话:“您二位就当度蜜月吧,咱小的就不打搅你们了。”二老自然没把女儿的话当真,不久之后的他们终于嗅到了真相的冰山一角:儿子没去成,无一例外是因为工作忙,至于韩千千,似乎是因为恋爱了,没工夫再单独陪着老人家。证据一:韩千千把韩叙给的所有附卡都退了。韩叙得到的理由是:“有人说我用哥哥的附卡很奇怪。”当时韩千千挂了韩叙打来的这个电话之后,觉得释怀,却始终无法笑出来,只能默默地在心里说:不是小蜜,不是女儿,只是……兄妹。

当时韩叙听着挂机后响起的忙音,脑中有片刻的空白,握电话的手因僵硬而泛白,渐渐的,空白的脑袋里升起一个名字:陆征。陆征拆掉最后一个石膏那天,韩千千借着庆祝的名义拉他去喝酒,实则是因为没了附卡之后,她特别心疼自己的工资,很久没海吃海喝。陆征心有余悸:“我不会又遭到你哥的毒手吧?”“我从小到大就见他动过这么一次手,他要玩死一个人有一千种方法,根本没必要用拳头这么低级的手段。”相信韩千千脱口而出的说辞的后果往往不堪设想,她再次喝醉,陆征再次好心,其哥再次出现,他再次被暴打。

陆征用血泪经验学会一个道理:女人,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势力。***当然,世间还有一句话叫“苦尽甘来”,看到一个女人为自己据理力争,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更何况,据理力争的对象是她一直忌惮的某人。“你有病啊?”韩千千还从没这么朝韩叙吼过。韩叙也愣了。韩千千从没弄懂过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枉费她最初选择心理学这个专业时还幻想过能读心,读懂……他的心。现在想来,果真是痴心妄想。就如她永远不可能知道他在片刻的愣怔过后,为什么能那么迅速地恢复平静,又为什么看向她的目光,厚重得就像怎么也拨不开的云雾,遮天蔽日。

韩叙若有所指地看看正在擦鼻血的陆征,回神对韩千千说:“女孩子付出太多,在男人眼里就不值钱了。”“……”“如果真的喜欢,就带回去给爸妈看看。”***老人家所掌握的韩千千恋爱说证据二:女儿直接把男人带到了他们的结婚周年派对上。“爸,妈,这是陆征,海陆空的陆,征服的征。”丈母娘看未来女婿,越看越顺眼,就差拉着小手聊家常:“你是,借调来本地军区?是长期驻留还是项目一完就走?”“父母是哪里人啊?”“哎呀,原来我跟你妈妈还是半个老乡。

”陆征回答得滴水不漏,韩千千在一旁看着,满意地点头,不枉自己前一晚拉着他补课,熬夜对他做了一套应对长辈的应急教学。未来老丈人也有高见要发表:“我们韩家的女儿就是争气,翟默那小子还敢寄喜帖给我,陆征啊,你和千千准备什么时候办婚礼?”陆征笑得很囧,看向一旁同样囧囧有神的韩千千,无声地问:不是说来这儿吃好喝好的么?怎么突然就逼婚了?就在这时,有人迈着优雅的步子悄然走近,“那儿打桥牌还缺一人,有没有兴趣?”说话间韩叙已经走到陆征身边,忽略掉他曾两次揍他的劣迹,陆征颇为感激地看向这位救星。

玩桥牌那一桌围的都是年轻人,人见人爱的陆征就这么走了,作为自家孩子的韩千千自然难逃被数落的命运:“你平时上课都要捯饬半天,怎么今天有这么重要的客人,都不记得要化个妆?”自家老爷子可真是口是心非得可爱,韩千千顶嘴顶得不亦乐乎:“不是您之前一直数落我整天画得跟个狐狸精似的么?”韩千千在和自家老爹斗嘴的过程中找到了消失已久的战斗力,无奈自家娘亲没站在她这边:“就别跟你爸顶嘴了,上去打扮打扮再下来,啊?”韩千千叹气了。

慢吞吞地上楼,真是不太情愿。自从告别了那些附卡,她已经很久没买过化妆品,一想到要用自己的工资买这些东西,她就觉得要省着点用。她的化妆台很大,左手边的柜子放配件,右手边的柜子放护肤品,化妆品全在玻璃台面下,首饰则收纳在右上方的带锁的柜子里。曾经每次打开柜子都是种享受,如今……又忍不住叹气了。韩千千奉母上之命,化了淡妆,挑了副珍珠耳钉戴上,用母上的话来说,就是珍珠衬得人脸色好,又稳重又大气,关键是母上觉得陆征会喜欢戴珍珠耳钉的韩千千。

准备起身时余光扫见另一个盒子,韩千千又一屁股坐下了。打开那盒子,里头只有一枚钻石耳钉,另一枚不知被她弄掉在哪儿了。韩千千开始考虑既然凑不齐一对,不能戴了,不如卖了换点零花钱?虽然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但韩千千还真有点舍不得,拆掉左耳的珍珠耳钉,换上钻石那枚,左右照照镜子,明显左边的更美艳。韩千千越发不舍得把这落单的耳钉卖掉了。“想什么呢?”安静的房里突然响起这么一声,韩千千着实吓了一跳,一抬头就通过镜子看见门边的韩叙。

“要开始切蛋糕了,妈让你尽快下去。”“来了来了。”韩千千起身就往外赶,却在与韩叙错身而过时,被他有些古怪的目光钉住了。韩千千不由得摸摸自己的脸,确定脸上没脏东西,“怎么了?”他慢慢抬起手来。韩千千几乎以为他要摸她的脸了。他悉心地帮她把鬓发拨到耳后,视线在她耳朵上短暂停留:“耳钉很漂亮。”“妈非让我戴珍珠的,老土死了。呵呵……呵呵……呵呵……”韩千千都不知道自己在干笑个什么劲,只知道自己的脸越笑越僵,心脏与太阳穴跳动的频率在提醒她不能再多呆,韩千千果断绕过他,转眼就跑到了走廊,跑下楼梯,全然忘了自己耳朵上还戴着不同的耳钉。

***韩千千有点走神。小男孩们集体攻占了电脑玩游戏,女孩们跟妈妈一起看电视里播的韩剧,年轻的男人女人忙着眉来眼去,韩千千却置身事外地想着:为什么要那样看着她,明明是……兄妹。直到陆征屈肘撞了撞她,韩千千才回过神来,脾气不怎么好:“干嘛?”“伯母让你过去。”顺着陆征的视线看向自家爹娘,要开始切蛋糕了,他们让她和韩叙一起上台。半米高的台子,连同一楼的一切布置,都是特地请公司设计的,韩叙为爹妈的结婚周年破费不少,但效果很不错,大俗话说,就是倍儿有面子。

韩叙从另一边阶梯上台,微垂着眼,有点沉郁,韩千千已经不想去猜他到底在想什么了,切完一刀后立马开溜,躲在角落等着吃蛋糕就成。没人看到她的手腕突然被人攥住。就连韩千千自己都没料到会被人这样攥着不放。要命的是攥着她的不是别人,而是韩叙。韩千千下意识地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见韩叙慢慢摊开另一只手。掌心是一枚耳钉,璀璨,细腻的光。终于有蛋糕吃了,年纪越小的越欢,一时间屋子里几乎只剩下小屁孩们的高分贝尖叫,韩千千却仿佛瞬间被罩进了一个平静的,只留下她、和他的世界。

能看到的,只有他的脸,他谨慎的表情,他抬起的手。能感觉到的,只有他为她戴上另一边钻石耳钉时,传到她皮肤上的、属于他的体温。能听到的,只有一句:“是你……”***短短几秒钟时间,韩千千看到了很多。陆征那张吃惊的脸,与战友把酒尽欢颜的爸爸……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不应该,可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一般情况下我都控制得很好……太多太多的话,她说不出口,嘴唇张张合合,抬头看着他,是心虚是无助,无法分辨。 蛋糕足有六层,母亲的牌友一边帮忙分蛋糕一边和母亲聊天,“真是羡慕你呀,今年又是办生日,又是办结婚纪念日的,我儿子要是有你这对儿女的一半孝心我就心满意足咯。

”韩叙的手并未离开,而是从她的耳后慢慢后轻抚,最终托住她的颈后。“我现在想做件大逆不道的事。”韩叙轻声说。然后,对着她的唇,烙下自己的吻。***熟悉而陌生的感觉,一度只存在在记忆,震慑住的却不止是韩千千,在座的各位有多少人惊得忘了呼吸,却只有她,震惊过后是伴随着一丝疼痛的喜悦。 她慢慢闭上眼。他却始终睁着眼。如果这就是传说中的失控。那他选择,亲眼见证。作者有话要说:韩叙与韩千千的故事,完。**接档新文《假爱真做》欢迎各位:胜者为王,败者暖床,这就是这个圈子的游戏规则。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房客别这样 全文阅读,房客别这样最新章节,房客别这样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