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sbf胜博发网址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妖受为妻全文阅读 > 第 90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琅玖 书名:重生之妖受为妻

一餐中午吃得还算和谐,尽管各自心怀深思,但胜在都是颇有城府的成年人,桌上倒是不见刀光剑影,和和气气地吃了饭,又客客气气地送了客。临出门时,夏岩似若有所思般回头看了眼林萌,唇角一勾绽出抹笑意,“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再见林少。”林萌不承多让,微笑道:“只要夏少愿意来,我和战平随时欢迎你来。”陈瑞看了看他们两人,当触到林萌目光时,眼神一颤,心里蓦然一虚,忙移开目光不敢对视,匆匆出门离开。“小萌,刚刚吃饭前我义父来了电话,他说今晚叫我回去吃个饭,你也一块去吧。

”陆战平水果切成一小块,叉着递给林萌,他靠坐在沙发上,亲呢地搂着林萌说:“你放心,我家老爷子人很和蔼,特别是我带过去的人,他绝没二话,再说我媳妇这么漂亮,老爷子没准一眼就喜欢了,呵呵,对了,今晚穿你那身西装过去,我就觉得那身你穿得好看。”林萌嚼着嘴里水果含糊问道:“还有谁参加?”陆战平圈着他脖子慵懒地贴近耳际,“就家里几个人,不用紧张,没几个人,我义父这辈子就没结婚,有个私生子是阿岩的爸爸,可惜英年早逝,只留下阿岩,然后收了我做义子,今晚就我们几个吃饭。

”他怕林萌紧张,拍拍他的手说:“宝贝儿,俗话说说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你是我媳妇,咱俩婚戒都戴了,我义父这一面迟早得见,别怕,有我在呢。”林萌轻哼,把他不安分的咸猪手拿开,站起来说:“我有什么好怕的,你义父又不会吃人。”陆战平趴在沙发上望着他的背影呵呵笑,“说不定他看见你就高兴,没准还能表扬我把你抢回来呢。”“土匪行径!”林萌回眸瞪他一眼,陆战平乐滋滋地沾上去,在关上门的缝隙里挤了进去,一手将林萌搂进怀里,一脚把门给踢上。

“宝贝,咱俩补补昨晚的遗憾吧。”“陆战平!我要午睡!”“等等,就一会,咱们干完活就一块好好睡啊,乖~~~~”老爷子的家宴果然没有几个人,做为泰国商界首屈一指的泰斗级人物,现今的老爷子已经相当低调的生活在郊区,他深居潜出,几乎不问外边事,所有生意场上的事都转交给小孙子夏岩和义子陆战平。堪称雄伟的泰式宫殿别墅座落在一片宁静的湖边,隔湖望去,灯火璀璨,灼灼光辉倒映在湖面上,相映成辉,在夜晚分外光彩夺目。在诺大的正厅里,陆战平牵着林萌的手一同见了这位纵横驰骋商界数年的传奇人物。

花白的头发,精干的身材,老爷子看上去神采奕奕,不亚于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他的身边站在身姿修长的夏岩,见到陆战平和林萌后,老爷子微微一笑,和气地道:“我早听小岩说,阿平你这次回来带了个宝贝,原来是这位么?”陆战平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像个大孩子似的笑了笑,“呵呵,阿爸,这事阿岩跟你都说了,我也不多讲啦,小萌过来,见过阿爸。”林萌对着老爷子行了个礼,轻声道:“老爷子好,时常听战平说起你,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愧为泰国商界元老。

”“呵呵呵,这孩子真会说话,阿岩,比你嘴甜多了。”老爷子大笑,侧过脸与夏岩说道:“看看,你得好好学学,别让人家给比下去了。”此话一出,林萌与陆战平的脸色均有变化。夏岩神情轻傲地看了眼林萌,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必恭必敬地回话:“是,爷爷说的对,以后我还有很多事要向林少请教呢。”“哈哈哈,好好,既然战平带了林少来了,那我们就开家宴吧,上坐上坐。”老爷子岔开话题,站起来领着众人前往餐厅。宫殿院落般的露天餐厅里,早已伫立了不少身着紧身包裙的女子,正如陆战平所说的,今晚确实人不多,只有他们几个人就餐,可刚刚老爷子与夏岩的那番话让林萌心里不太舒服,隐隐地,他感觉到今晚的宴会不太好过。

菜色一半是泰菜,一半是粤菜,精致的连盘子都别具一格,席间,老爷子谈笑风生,不断亲切地询问林萌的情况,陆战平怕林萌在老爷子吃亏,便总是抢着回答,保护的意味十足,夏岩微微皱着眉,望着他们两人,沉默不语地吃着菜。正是酒足饭饱时,老爷子抹了抹嘴,突然又问:“战平,你离开泰国前有一单生意我本想交给你做,但恰好你回国了,我就移给阿雷做了,唉,你是知道阿雷的本事,小生意不在话下,但碰上大生意一笔都拿不下,这人还是不如你啊。

”阿雷是仅次夏岩和陆战平的红人,算是同在老爷子手下做事的精英。陆战平问:“阿雷都拿不下的生意,看来很棘手了,是什么生意,需要我帮忙吗?”“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事,阿平,我看这事还是得你出马才是,而且…….”老爷子看了眼林萌,又和气地说:“如果林少肯帮点小忙就更好了。”林萌微微一愣,“有我能上的忙吗?”陆战平也疑惑不解地问:“阿爸,小萌并没有从商,何况这是泰国,小萌估计是…….”“这次的生意对象是欧洲籍富商约翰森,据我们调查,约翰森先生的外祖母是中国南方人,他从小随外祖母在中国南方小城长大,这个小城恰好就是林少所在的城市,我想,林少或许能帮上点忙,毕竟是同乡人,说起来也有共同话题。

”夏岩打断了陆战平的话,笑意盈盈地望向林萌,“林少,你是战平的情人,这点忙不会不帮吧。”“这个……”陆战平也有点犹豫地望向林萌,他知道林萌虽然出商界豪门,但并不喜欢参与商场上的事,这事他还有点怕林萌不高兴。林萌眼神敛了敛,看了夏岩好一会,勾唇笑道:“这是力所能及的小事,我当然帮。”“哈哈哈,林少果然有商界公子的气派,战平,你在泰国多年已是我的得力左右手,林少做为你看上的人,当然不容小视,不然,怎么配得上你呢?”老爷子大笑着拍了拍陆战平的手,眼神却望向林萌,个中意味不言而喻。

夏岩侧过脸抿了口酒,淡淡地道:“既然林少同意了,那我尽快安排。”回去的路上,陆战平开着车小心冀冀地看了眼身边的林萌,思索再三,还是觉得不放心,他把车停在路边,转过身对林萌说:“小萌,如果觉得太为难的话可以不用去,这些商场上的事我自己能摆平。”林萌微笑,“我答应过的事从来没有反悔过,放心吧,见约翰森一面不算什么大事,倒是你,能不能做成这单生意,可得费点脑筋了。”陆战平听他这一说,便舒心地点了点头,手轻轻抚摸着林萌的脸,温情地说:“有你在,我当然会竭尽全力,不过刚刚听阿爸说这客人很棘手,我也很想试试。

”“战平,不要做危险的事。”林萌握住他停留在脸上的手,他虽然很少涉及商圈的事,但也听说过泰国生意圈的复杂,爱上了这个人自然就多担了一份心,他不愿陆战平踏入纷纷绕绕中。车窗外的霓虹映照在林萌的侧脸上,为他俊美的脸庞打上一层薄薄的光华,陆战平看着他心中备感温暖,突然想起一句话:得此妻,夫复何求。他笑起来,吻了吻林萌的手,“好,我答应你,等完成阿爸交办的这件事后,我就他提回国经营杜氏的事,那时,我们就可以一同在滨海城创天下了。

”在见约翰森之前,陆战平已经让阿雷把他的资料送到别墅院落里。“典型的欧洲贵族派头,难搞的要命,放出来的条件要多苟刻有多苟刻,我用尽办法也摆不平他,这是他的资料图片。”陆战平接过来,第一张即是一位身着复古式西装、年轻俊美的欧洲男子,系着黑色小领结,深棕色的发在阳光下闪着宝石般的光辉,他眉峰轻扬,五官像精心雕塑出来般比例完美,简直不输于任何王室王子的气质。“很漂亮是吧,陆哥,你可千万别被他的外表给迷惑住了,我一开始也以为这小贵族年纪轻轻很好对付,没想到啊,这人就跟他家族的人一样,狡猾多计又阴险,青出于蓝还胜于蓝,跟他谈条件真是难过上青天,偏偏他家族掌握的那条外贸路子又是我们这边急需的,老爷子是一天到晚在催我,我还是没办法。

”阿雷两手一摊,浓眉拧成个死结。林萌问:“这么难的事,为什么老爷子不让夏岩去呢?”“夏少主要分管美国那边的生意,泰国这边的事一直都是我跟陆哥管,可能也是因为这个才叫陆哥接手的吧。”“呃,是这样。”林萌若有所思地又看看那张照片,他审视了很久,从这位典型的欧洲美男子脸上依稀还能看到中国人的痕迹。“他的外祖母是中国南方人,跟林少你是一个城市,所以这事你参与说不定会好办些。”真是这样吗?夏岩,你不会玩什么花样吧。见林萌看这张照片停顿了许久,陆战平忍不住碰了碰他胳膊,“哎哎,你别不是看上他了吧,这人有什么好看的,看那么久干啥,给我给我。

”说着就把照片给扯过去,迅速压在资料最下面,尔后陆战平又一本正经地说:“阿岩说跟约翰森约了后天晚上,我们今天下午的飞机票,要亲自去了一趟欧洲约翰森的家里。”阿雷耸耸肩,“这位欧洲贵族就这么牛逼,要跟他谈生意得亲自上他家去才行。”飞机穿越层层滚动的云海,最终降落在广阔的机场上,天空很晴朗,一望无云,空气也显得格外清新。异国他乡的景色让林萌的心情有少许愉悦,陆战平拉着他的手大步走出机场,甚至毫不忌讳地在上车前吻了吻他的唇。

“放心吧,这地方很开放,没什么大不了,不比国内。”看着林公子那付惊惶失措的样子,陆战平笑着搂了搂他肩膀,拉他上了车。刚坐稳,夏岩的短信便发过来,通知陆战平谈判的宴会就设在今晚,地点是约翰森的私人古堡别墅里。到了酒店,简单地洗漱完毕后,陆战平便亲自开着车带上林萌赴宴。“一会见那贵族时,你不用多说话,我会跟他谈,这种贵族出身的人通常比较难搞,你坐着就好了,能聊就聊几句,不能聊就当他不存在。”陆战平说得轻松,但林萌知道此刻他的心里压力也大,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林萌笑道:“别太看轻我了,说不定我能起至关作用呢。

”“是么?我媳妇还藏着什么法宝没施出来啊?”陆战平转念一想,神色又严肃起来,一本正经地教训林萌,“你可别使你那什么毒术啊,我这生意不需要你诱惑别人,你得给我老实点才行。”看着他正经又紧张的表情,林萌忍俊不禁地笑着敲他下脑袋,“你这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再说我可真生气了。”“好好好,我不说不说,反正你是我媳妇儿,我看紧点准没错。”陆战平心情大好,一手搂着林萌肩头潇洒地开着车,一路飞驶,不多会就到了目的地。古堡看着已有百年历史,座落在密集的山林中,巍峨壮观,苍桑庄严。

雄伟的古堡被一条宽阔的河流包围着,一座宽广的古石桥从城堡里延伸出来,抵达岸边时,有一扇巨大的中世纪铁门横在桥头,将桥头封锁。此时铁门前正伫立几位黑色长西装礼服的欧洲男子,像是已经等了许久般,在一片如墨般的山林古堡前凝固成画。“请问是泰国的陆先生?”见陆战平下了车,为首一位面色清俊的欧洲男子走上前客气的打招呼。陆战平礼貌地点点头,“正是,我们已经跟约翰森先生约好了今晚见面,这是我的同伴林少,请先生带路。”欧洲男子对着他身后的林萌微微笑了笑,尔后又转头对陆战平道:“对不起,陆先生,今晚约翰森先生要见的人只有这位林少,而你,不在此次宴会的邀请内,所以陆先生,我只能带林先生进去。

”陆战平不由一怔,“你说什么?是不是搞错了,今晚跟约翰森谈生意的人是我,林少只是做陪,怎么…….”“对不起,这是约翰森先生的意思,请陆战平在这里等候。”欧洲男子不再跟陆战平说话,转脸面对林萌彬彬有礼地道:“林先生,请随我来。”“小萌!”陆战平拉住林萌,脸上露出焦虑的神情,他压低声音道:“不要进去,这里边肯定有问题。”林萌当然知道这里头有蹊跷,素昧平生的两个人见面,哪有这么容易就能来个单独约见,林萌不知道负责联络的夏岩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但他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没事,既然约翰森先生这么给我面子,我当然要去。”林萌也不忌讳其它人在旁,大方地伸手搂过陆战平,圈着他的脖子侧脸深深吻下去。唇舌交战点到即止,却让陆战平心里轻微地颤抖着,林萌松开他,微笑道:“等我回来,一定会给你好消息。”进入巍峨古堡里,前面领路一直没说话的欧洲男子在大门前驻足,回头对林萌一笑,优雅地道:“约翰森先生已在里面久等林先生,一会进去后,请林先生尽心服侍我家少爷。”林萌听了不由敛眉,“你说什么?”他又笑了笑,“泰国的夏先生已经跟约翰森先生谈好了,林先生不必担心,这种事我们都已经司空见惯,况且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资格跟约翰森先生独处。

”“你能不能说清楚些?我不太明白。”林萌心中有不详的预感,夏岩究竟跟这位约翰森先生谈了什么条件。“对不起,具体的条件我不方便说,林先生请进。”他不再说这个话题,而是按了大门旁边的按键,大门缓缓打开,他微微躬身,又恢复方才的绅士儒雅,“林先生,请。”眼前豁然开朗,但周围的灯火却是幽暗难明,林萌缓步走进去,奢华的装饰和复古的家具在烛火映照下透出股令人战栗的冷感。长形桌上,高烛闪烁着光辉,走近去,琳琅满目的水果佳肴铺满全桌,桌的这边放着一付精致的餐具,放眼长桌的另一头,同样摆放着一付洁白生辉的餐具。

林萌环顾空寂的四周,城堡的主人不知道在哪里,连佣人的影子也没有见到,他对着空中叫了一声,“约翰森先生?!”空寂的餐厅里回响着他的声音,过了一会,一道声音从阴暗处传出来,“林先生,你好。”林萌蓦然回头,发现长桌的另一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个高大的身影,是位优雅俊美的欧洲男子,他一手夹着低奢的酒杯,一边微笑着望着林萌。应该是约翰森先生。林萌礼貌地欠了欠身,“很有幸见到约翰森先生,不过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今晚会只安排我和你共进晚宴?”“呃,难道林先生想让桥那头的陆先生一块进来吗?”约翰森挑了挑眉,他很年轻,长相也是十足的欧洲美男子,面貌中还带着点中国人的味道,但林萌知道这人不容小视,来自高大身体里的威慑感正如潮水般侵吞着两人的空间。

林萌点点头,“我不知道泰国的夏岩是怎么跟你谈条件的,但这单生意主要是由桥外那位陆先生跟你谈,我想,我们是不是该让他进来一起用晚餐。”“呵呵,林先生真有意思。”约翰森笑的手里的酒杯都在摇盈,他啜了口酒,放下酒杯稳步走近林萌身边,靠在他身边,暖味地贴着耳际说:“难道林先生有兴趣让外边的那位看我们的床戏么?”“约翰森!”林萌回身退去几步,正色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如果约翰森先生今晚不是谈生意,只是说笑话,那我就不奉陪了。

”说完,林萌转身欲走,冷不防肩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扣住,他怒而回眸,“你想干什么?!”“林先生好像并不知道我们此次交易的内容,没错,我们是在谈生意,你们泰国那边不是一直想要那条外贸通道么?前几次是个叫阿雷的人来跟我谈,他很聪明,也很诚恳,放在生意场是一等一的好手,可惜,他不知道什么叫投其所好,而你们夏岩先生就很聪明,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人,就给我送来了。”看到林萌漂亮的眼眸慢慢睁大,约翰森脸上浮起抹欣赏又自得的笑容,他伸出手轻轻扣上林萌的下巴,道:“他知道我一直喜欢像你这种味道的人,所以向我推荐了你。

”原来如此!林萌带着怒气打下他的手,冷然道:“不好意思,这件事我一点都不知道,约翰森先生看错人了。”“不不不,我从不会看错人。”约翰森饶有兴致地冲他晃了晃手指,“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照片时,我就已经被你吸引住,宝贝,你不知道你的眼神有多迷人,还有这付骄傲的样子,真想让人好好把你折服在怀里,而我相信,我有这个能力。”话音刚落,约翰森高大的身体已经将林萌包围在怀里,他身形高大,两手环绕的姿势其实相当于变相囚禁,林萌想挣开他,却发现他早已暗暗用了技巧,不紧不松,你动他也动,就是逃不出这个怀抱。

林萌恼了,没想到夏岩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来整自己,他愤怒地推搡约翰森,“中国人有句话叫不要强人所难,约翰森先生,你也算是有三分之一的中国血统,何必为难我?”这句话把约翰森给逗笑了,他收了手捂额大笑,“林先生真是有太意思了,没错,我的外祖母是中国人,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交易,我看上你,你要我的外贸通道,各取所需不好么?而且我也得提醒一下林先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来我的古堡跟我谈交易,比如外边那个陆先生,他就不够资格。

”约翰森双手撑着台面,目光炯炯地盯着他,嘴角绽抹邪气,“林先生,你应该感到荣幸,我知道这笔生意对你们很重要,所以,你不是应该更加备感珍惜?”林萌偏开头,透过宽大的教堂式落地窗望向户外,天色已渐渐暗了,山林笼罩在一片墨黑色的浓彩中,广阔的桥梁尽头依稀可见少许影影卓卓的人影,不知道这时候的陆战平会怎么想?不管怎么想,他也不愿为了这交易难为自己,林萌转回脸看到约翰森还在望着自己,大概是认为自己一定会妥协吧,毕竟这位欧洲贵族从来没有失手过。

正如林萌所料到的,约翰森确实是认为势在必得,他出身贵族世家,对漂亮的事物有着很强的占有欲,当他第一次从网络上看到夏岩传来的照片时,眼睛不由亮了亮,林萌并不是特别漂亮的男子,他阅人无数,对美少年的标准要求很高,单单从外表来说,林萌还不如以前交往过的几个小情儿。但是他偏偏就喜欢那双眼睛,像水晶一样透亮,澄澈,冰冷,骄傲,让约翰森油然升起股要将他吞没的激热感。用一晚来换一条合作通道,这种荒唐事也只有约翰森这种□至上的人才做的出。

没关系,家族里有的是钱财供他挥霍,更何况,谈判的商家在泰国算是商界巨鳄,正如夏岩所说的,不过只是顺手推舟的人情,合作后不但有利可图,还能让他舒畅一晚,何乐不为呢。他目光炯炯地望着林萌,等着那对浅粉色的薄唇能开口说出妥协的话。“很抱歉,约翰森先生,我一定都不想进行这场交易,如果要我用这种方式来拿到贸易通道,我宁愿不做。”约翰森眉头一挑,“呃,林先生觉得难为情?呵呵呵,看来是我的魅力不够啊,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对林先生刮目相看,那么林先生认为什么样的方式适合交易?”林萌环顾了四周一圈,刚刚进来时就发觉这个古堡虽然表面冷清,其实在每个不明显的暗处都站立了专业保镖,要想堂堂正正的走出去,恐怕没这么容易。

他双手放在胸前揉得咯咯响,轻描淡写地说:“不打不相识,我也不是个随便妥协的人,如果约翰森先生能打蠃我的话,那么我愿意接受你的交易方式,如果你输了,那么通道的事,就麻烦你网开一面。”“哈哈哈哈,林先生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就凭你,跟我打一架,你知道我是学什么的吗?”约翰森对他的兴趣更大了,这头长得像小猫似的男子居然敢跟自己挑战,他傲气地大笑,“那好啊,我也想试试林先生的身手。”长桌上烛光摇盈,映在林萌晶亮的眼眸里,有种说不出的媚惑,约翰森眯了眯眼,对他的兴致更大了许多。

“一言为定。”约翰森边脱外套边信心十足地说道:“假如哪里出手重了,希望林先生不要介意。”林萌眼梢轻挑,淡淡地道:“我也一样,如果有得罪,还请约翰森先生多多包涵。”约翰森不屑地轻笑,两个拳头拧得咯咯响,他出身欧洲贵族世家,从小就受国际拳击手的严格训练,年纪轻轻就已经身手不凡,实在想不明白这小猫似的林先生怎么会提出这种谈判方式。不过约翰森也没打算真跟他打,逗猫玩玩就好了,差不多的时候就直接扛上床,一身的荷尔蒙味道更有激情的感觉。

想到这,约翰森也就没了认真对待的心,他唇边挂着讽刺的笑,正身站得笔直,轻傲地仰起下巴,仿佛在说,你放马过来,本贵族逗你玩玩。林萌眼神一凛,掌心红痣暗暗涌起股热流,异能已集中在拳心,稍稍用力便游走于各处经脉,他身体轻巧如燕,纵身一跃,速度快得惊人,就在约翰森一恍神的时间里,拳风已经迫在眉睫,约翰森眸色一敛,显然没料到他速度这么快,倏地一闪,高==挺的鼻尖还是受了拳风的擦伤。“啧!”他退去几步抹了抹受伤的鼻尖,一抹鲜红亮得刺眼,这小猫还真会挠人啊,约翰森顿时来了兴致,他解开几粒扣子,嘴里哼了哼,步子一移,猛然向林萌出手,他到底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拳手,就连家族里的保镖都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连续几拳下去,林萌也有点招架不住。

一个侧翻身跃过长桌,桌上精美的餐具纷纷碎裂在地,约翰森一记重拳挥来,重重地捶在林萌耳际,将身后的玻璃台击得粉碎,而林萌也已被他逼至墙角无路可退。高大的身躯,有力的胳臂,约翰森近在咫尺的眼神分外邪气,他绽出抹笑,对眼前的林萌说:“对不起林先生,我本来还想给你玩的机会,但现在时间有点晚了,我们还是干点正经事好吧。”他正想俯身下去吻吻那对浅红唇瓣,冷不防,几根微凉的手指扣住了他的脖颈,紧接着,一股酥麻的失力感将全身包围。

“你,你用了什么手段?”约翰森僵硬的无法移动身体,瞪着湛蓝色的眼睛吃惊地望着林萌。“没什么,中国功夫博大精深,约翰森先生不会不知道,那么今晚也是给您开开眼。”林萌侧身移出了他的怀抱,甩了甩手,又整好了衣服,系好领结,说:“如有得罪,还请约翰森先生不要介意,刚刚我们谈的条件请约翰森先生及时兑现。”“哼,你认为我会同意吗?”林萌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从礼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干净的方巾抖了抖,然后拭了拭他受伤的?尖,温和地说:“我相信一个拥有百年贸易商业帝国的家族,是应该知道诚信二字怎么写,同时,也知道不要随便增加商场对手,这对你对我,都没什么好处,更何况,我这里还有约翰森先生刚刚许下诺言的录音,或许这并不算什么,但我知道约翰森先生的家族是最讲究诚信及声誉,要是传到你外祖母那里去,可不太好了吧。

”这番话说完,约翰森像是才认识林萌一样,瞪着大眼睛望着他很久,原来夏岩口中的林少并非如小猫,而是只吃人不眨眼的虎狼。但他是骄傲的贵族,哪有这么容易就低头,约翰森不服气地道:“别高兴的太早,等你能平安无事的走出这座城堡再跟我谈条件。”他发出起阴沉的笑声,“林先生,你以为城堡这么好进,也好出么?能进来的人不一定能出得去,以你的身手,再厉害也敌不过我城堡里的雇佣兵军团,中国功夫只是拳脚功夫,碰上真枪实弹,你再有身手也别想轻易出去。

”话音才落,身旁的宽大落地窗突然从外面发出巨大的破碎声,伴随着四处飞舞的玻璃碎片,一个身影利落地滚落在厅内,林萌见了大喜,叫道:“战平!”陆战平一身黑色西装上沾染了几处血迹,袖子高高挽起,露出雪白的衬衣,胳膊上受了点伤,脸上还被划了一道浅浅的血痕,可这付模样更为霸气和邪妄,他抹了抹嘴角,一手将林萌拉进怀里,一手紧握军刺横在无法动弹的约翰森眼前。目光冷凛,眼神邪恶,杀气腾腾。“你,你怎么进来的?”约翰森记得要进来这厅内只有一个通道,就是要从古堡正门走进来,可那四周明明布置了众多雇佣兵,人人真枪实弹,这人究竟有什么本事可以一个人闯进来?陆战平轻蔑地看着他道:“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我告你听小贵族,这生意要不要我无所谓,可你要敢碰我媳妇一根手指头,当心我跟你拼命!”约翰森下意识地去看林萌,两人紧握的双手上,一对闪亮的对戒明晃晃的让人炫目。

原来两人是这种关系,那为什么还把人交过来?该死的夏岩!趁着约翰森独自发恼这会,陆战平抓着林萌的手一同奔出了城堡,夜风习习,林萌被他一路用力拉到了城堡的后面,浩瀚的大海霎时出现在眼前。“战平,这里四面环海,我们又不能从唯一的桥上回去,怎么走?”林萌见此情景也有些困惑。陆战平面色凝重,他定定地望着海面,像要把海岸线望穿般死死地盯着,林萌正想再追问下去时,突然见陆战平眼神一亮,指着不远处的海面说:“他们来了!”幽暗下的海面上,一艘游艇正乘风破浪的往岸边驶来,陆战平欣喜地挥舞着手臂,“这边!在这里!阿雷!”船上的人很快发现了他们,目标明确的向他们驶来,陆战平这才转身紧紧将林萌抱进怀里,重重地松了口气,在他耳边说:“我真的好害怕,要是失去你,我非得把这城堡给炸了,好在你没有事。

”重新回到这熟悉温暖的怀抱里,林萌也有种劫后余生的幸感,空气中飘浮着淡淡的血腥味,他可以想像到,陆战平一个人是在多发狂的状态下才拿着身上唯一的防身军刺一路杀进来。血迹与信念,执着与爱情,他相信自己没有爱错人。归去的船上,阿雷带来的医生给陆战平做了简单包扎,林萌对阿雷说:“老爷子那边有什么消息?”阿雷狠抽了几口烟后,把烟扔在地上用脚踩灭,啐了一口,“妈的,老爷子也被夏少给骗了,没想到夏少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哼,我已经这事跟老爷子说了,看他怎么给个交待。

”“那是他亲孙子,他能怎么样?”林萌颇有些无奈地说。“不一定,在泰国,没有夏岩,老爷子还能运转起来,但是没有我和这帮兄弟,他转不动。”陆战平活动了一下包扎好的手,得意地对阿雷说:“阿雷,你愿意跟谁?”“当然是跟陆哥,我早就想回国了,在国内咱们一块干场大事业,胜过在别人眼皮底下讨生活。”阿雷来劲地说:“不光我,还有许多从国内到泰国打拼的同伴其实都想回国,陆哥,你要是有门路就带我们一块回去,我们几个跟定你了!”陆战平与林萌相视一笑,异口同声道:“好。

”机场里,林萌端着杯红茶走向陆战平,见他收好手机,便问:“在跟谁联系呢?”陆战平接过红茶饮了口,笑道:“没谁,处理干净些事,走也走的放心。”他没有告诉林萌,在方才发出去的信息里,他对夏岩说:兄弟感情到此为止,望迷途知返,好自为之。候机厅外,隔着透亮的玻璃,数架飞机正徐徐降落在机场上,陆战平搂着林萌悠闲地喝着茶,突然来了句:“小萌,要不我们改签荷兰吧。”“什么?”林萌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要去那?”陆战平回眸笑得很暖味,靠近他亲了亲他的唇,低声说:“因为那里好注册。

”“啊哈?”林公子差点被茶水呛到,还没来得及说话,湿润的嘴唇就已经被某位无赖沾上。他不由瞪大了眼睛,或许这一辈子都无法甩掉了吧。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结啦,哈哈哈哈,我终于可以专心码新坑了,啦啦啦啦,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小玖会再接再励,不会让大家失望哒,请多多支持新坑《重生之璀璨人生》,么么哒,有读者说手机党戳不进传送门,麻烦大家点进我的专栏就可以看到这篇文,已经提前爆光了文案噢,很快就会开了噢,大家不要大意的收藏我吧!。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重生之妖受为妻 全文阅读,重生之妖受为妻最新章节,重生之妖受为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