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妙手小村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离别

sbf胜博发网址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从千佛宫精英弟子带着禅净落荒而逃之后,王大虎一行人近段时间特别安全,有时间还到李克家中坐了坐,而李克也没什么意见,反倒特别欢迎王大虎一行人来做客。

    “王大虎,我受到临夏国国王伽明隆王的盛情邀请,为她的女儿庆生,你们一起去吗?”

    李克说道。

    王大虎望了望琴霏等人,琴霏没有意见,芋沁点了点头,只有浔木没吭声。

    “王大虎,你们去吧。”

    浔木提议道。

    “浔木,你不一起去吗?”浔木摇了摇头“这次跟禅净的交手,我基本上已经暴露了身份。”

    “那你还回去?”王大虎问道。

    “回去向掌门说明情况总比一直在外面逃命得好。”浔木欣慰地说道。

    几人都缠着浔木,想要浔木跟他们一同前去,浔木摇了摇手,李克说既然浔木执意不去,就不要再为难他了。

    芋沁不舍地望了望浔木,近几天两人都是一起活动的,芋沁有什么困难都是浔木尽力帮她的。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结果浔木就要放弃旅程了,芋沁有些失望。

    这时候浔木突然望了一眼芋沁,芋沁立马反应过来,装作一副没事的模样,浔木发觉芋沁不对劲:“芋沁?你好像有心事?”

    “我......我没有。”芋沁撇到一边去了,浔木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芋沁发了慌,把浔木一把推开了。

    “对不起,冒犯了。”浔木向芋沁道歉,芋沁对浔木说:“我还以为你会跟我们一起去,这些天不都是我们一起面对的吗?”

    王大虎在边上劝说芋沁:“芋沁,你别伤心了,浔木只是回去汇报一下,之后不都是还会一起的吗?这只是暂时的分离而已,别太在意了。”

    芋沁只好点了点头,亲自送浔木离开。浔木边走还边回头看了看芋沁,芋沁只是流露出了悲伤的模样,没再多说些什么。

    回到屋里,王大虎正在和李克讨论关于临夏国公主庆生的事情。王大虎建议送礼给伽琳娜公主,琴霏也赞同。

    “送礼的主意我早就想到了,只不过送什么礼还是个很愁的问题呢。”李克挠了挠脑门。

    一向不说话的琴霏居然开口了:“要不然送千年露珠吧。”

    “是那个在最险的悬崖上悬挂着的千年不化的冰尖流出的露珠吗?”

    琴霏点了点头。

    “你这个提议不错啊。”王大虎朝琴霏笑了笑。

    “可是冰都千年不化了,哪来的露水?”

    王大虎又问了问琴霏。

    “听说今年是平均气温最高的一年,也许高温可以让冰川融化。”

    芋沁走了过来:“如果高温就能让千年不化的冰融化,那露水不早就没了?”李克答道:“这是需要一个人十多年的修为才能换来的露珠,一次只能换一滴,十分珍贵。”

    在座的各位大多没有十多年的修为,也只有李克一个人有二十多年的修为,李克是在十多岁的时候开始练功的,今年他三四十多岁了。

    听说要修为才可以交换到露珠,王大虎劝李克还是换个礼物为好。李克却拒绝了。

    “难得有这么好的礼物,又是送给伽琳娜公主的,有何不可?”

    王大虎只好放弃了劝说的念头,只不过失去十多年的修为,对谁来说都很可惜,李克是因为自己已经不打算混江湖了,所以觉得把修为交换了也是没关系的,怕就怕在禅净等人又来骚扰王大虎,也不知道如何对付可好。

    王大虎和琴霏也决定给伽琳娜公主送礼,否则他们作为不速之客参与别人的生日宴会是不太合理的。

    芋沁摘下了挂在脖子上的珍贵的项链,王大虎注意到了就问芋沁:“芋沁,这不是你的传家宝吗?怎么能随便送出去呢?”

    “凭我的本事,估摸着也不能得到像你们给伽琳娜公主那样的礼物,只好送我的传家宝给她了。”

    “再怎么也不能送传家宝啊,我可以帮你找一个礼物送给伽琳娜公主,你等着我!”芋沁就这样眼巴巴看着王大虎离开了,她又把取下的项链戴回脖子上。

    一天之内,大家就把要送的东西都筹集好了,细心的芋沁还将它们好好地包装了一下,大家都满意地笑了笑。

    “把修为提炼出去之后,身体还适应吗?

    “我接露水的时候发现根本就不需要修为。”

    周围的人都好奇地凑过来:七嘴八舌地问着。

    “为什么不要?”

    李克说也不知道,反正身体很吃得消,估计修为没有被拿走。

    说到浔木独自一人回到千佛宫,在路上又遭不明人士的要挟,这些人都是禅净派来的。

    在这几天的交战中,禅净暗中发现浔木身为千佛宫的弟子竟然帮助王大虎他们,真是罪该万死,禅净就在心里面打着新的算盘。

    浔木能力太弱,又势单力薄,两三下就被千佛宫众弟子团团围住,捆着被送往千佛宫。

    浔木被捆到了千佛宫,禅乐持着法杖走了出来,禅净正等着浔木回来,向禅乐告状。

    “哟,浔木弟子回来啦?禅乐大师,浔木在我执行任务的时候偷偷帮助敌人,该怎么处理,杖罚还是?”禅乐没搭理独自唱大戏的禅净,朝着浔木走去。

    “浔木,禅净说的是否属实?”禅乐质问浔木道。

    浔木憋屈地说道:“他说的没错,我是帮助王大虎他们了。”禅乐对着周边的弟子说道:“浔木私自帮助敌人,有叛变的嫌疑,根据我千佛宫的规则,杖罚五十棍!”

    禅净听到只有五十棍,心里恨得牙痒痒,难道禅乐任由他们将自己打的鼻青脸肿,也默不作声?

    “太少了!打得也太轻了!”禅净准备把棍抢过来自己一顿狠打,却被禅乐喊住了。

    “禅净,不得无礼!”禅净忍着大气不敢吐,独自站到一边去了。

    浔木倒也能受点苦难,被打得虽然浑身疼痛,但他身为千佛宫弟子也不敢多言,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又跟着弟子们练武去了。

    浔木走后,芋沁一直闷闷不乐,但是她不敢告诉王大虎和琴霏,因为一点小事就伤心成这样的芋沁实在是太懦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