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闪婚蜜爱:误嫁高冷总裁 > 第779章 你别后悔!

sbf胜博发网址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79章 你别后悔!

    “我曾经很羡慕洛洛。”沈鹤哽咽道,“她那么善良,又开朗,聪明,还很勇敢,她身上有所有我喜欢但是没有的特质。可是洛洛这么美好的人,为什么要遭受这种事情呢?老天也太残忍了……”

    陈安也很唏嘘,于洛洛的突然离去让他一时也很难以相信,但他毕竟是男人,他习惯于把什么都埋在心里。

    沈鹤在他面前的失声痛哭,引出了他内心的那些隐痛。

    陈安没有说话,轻轻将手搭在沈鹤的背上。

    一时间,室内很静,只有沈鹤伏在床边缘轻轻的啜泣声。陈安觉得这么久以来,心里淤积的那些沉闷的情绪,似乎也随之慢慢排出消融了。

    在这一刻,他和沈鹤,奇妙地站在了同一个频率点上。

    直到“吧嗒”一声,病房的门从外面推开,王珲从门边探出头来:“安仔……”,看到屋内的情景,立刻退了出去,还“啪”地关上了门。

    沈鹤从陈安的床边立起身,陈安将手收了回去。

    “咚咚——”外面象征性地敲着门。

    “滚进来。”陈安道。

    外面又停顿了一会儿,才推门进来。

    王珲咧嘴笑着道:“我本来想走的,可是感觉似乎太刻意了。难怪你小子不肯让我来医院看你呢,原来你这金屋藏娇呢……”

    陈安瞪了他一眼,让他住嘴。

    沈鹤眼睛还红红的,感觉被王珲看见了自己在哭有点不好意思,脸也有点红。这看在王珲眼里又是另一种解释了。

    刚好护士进来给陈安拔针,也好奇看了沈鹤一眼。沈鹤这些天,天天来,护士们跟她也熟了,随口逗她道:“怎么不高兴了?男朋友惹你生气啦?那下回我扎针的时候用力些,替你报仇!”

    “哎,别……不是……”沈鹤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道。

    护士笑道:“看你这心疼的!逗你玩的。”

    陈安在一旁没说话。

    护士拔了针后走了,王珲在病房里看着两人,看看这个,瞧瞧那个,沈鹤觉得窘迫,道:“珲哥,你们聊吧,我去买点水果来。”说着也赶紧出了病房。

    沈鹤一走,王珲一巴掌拍在陈安腿上,嚷着:“你小子——”

    陈安蹙了蹙眉,“有你这么探病的吗?我这腿刚要长好,又得被你给我拍折了。”

    王珲这才觉察到自己拍的不是地方,收了手,道:“装!你俩之前还给我装!还骗我说不是?嘿,我看你这回还有什么话说!”

    “别乱说话。”

    “哟?敢做不敢认啊?不是女朋友,人家女孩儿天天跟你这儿守着?不是女朋友,你连兄弟都不见,肯让人女孩儿在这儿看着你?”王珲一副料事如神的样子,“我就知道!看见你们俩第一眼,我就知道有奸.情!两个人之前的氛围就不对,那哪是普通朋友的感觉!”

    陈安默了片刻,看向王珲:“你当时看出什么来了?”

    王珲毕竟不是什么文化人,想了半天没想出合适的形容,索性一拍自己的腿道:“反正我就看出来了!你说,你们俩在一起多久了?到什么程度了?切,还瞒着老子,还是不是兄弟了!”

    陈安:“……”

    陈安耳朵灵敏,已经听到走廊上有细细的高跟鞋声音传来,那是沈鹤走路的声音。

    他警告王珲道:“别乱说话啊。我跟她……没有的事儿。”

    王珲看他神色,知道他是真警告,不可置信地问:“你认真的?这么好的的女孩儿……”

    “你想想我是做什么的。干我这行的,有几个到最后能善终的。何况……”陈安没说完,但王珲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何况陈安还不是单纯的保镖身份,他身上还跟很多灰色地带牵扯着关系,这本来就是在高空中走钢丝绳的事。

    “你怕牵连她?”王珲问,“可是你之前不是说已经有办法转型脱身了吗?”

    陈安默然。

    之前,他确实有这个想法,他找了赵廷澜,提出跟他合作,之后他会拿到赵氏的股份,而且赵廷澜会充分运用手上的权力帮他从那些灰色地带的关系中脱身,他以后甚至可以离开K城,过逍遥的退休生活。

    这些其实是他在替赵立廉办很多事之时,赵立廉就承诺过他的。而之后赵立廉没能办到,陈安寄希望于赵廷澜,可现在就连赵廷澜也昏迷不醒,赵氏陷入完全的混乱。这些事,很可能要永远成为泡影了。

    这些事他来不及跟王珲说,只是用眼神警告他别在沈鹤面前乱说话。

    沈鹤从外面回来时,已经恢复了寻常神情,对王珲有说有笑,并切好了水果让他和陈安吃。

    王珲被陈安警告了,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心里觉得惋惜。

    趁着沈鹤去洗手间洗手的工夫,小声对陈安道:“安仔,你不再多考虑考虑?这妹子多好啊!错过了,你别后悔!再说了,你要真不打算跟人家怎么样,现在又天天跟人家在一起算怎么回事!”

    陈安沉默。他不太想承认,这些天来,虽然是沈鹤执意要来看他,可他不也在贪图那一丝温暖吗?

    “我让你帮忙联系的人,怎么样了?”

    “快联系上了,那兄弟跑去东南亚混了好些年了,隐藏的深。等人联系上了我再告诉你。”王珲道。

    沈鹤这天晚上回到家里,沈父也在家,见她进门就问道:“公司不是早下班了吗?怎么现在才回来?你还要加班不成?”

    “就算我想,我们部门也没人敢留我加班啊。”沈鹤懒懒答了一句,就打算回自己的房间。

    沈父听她说话口气就想发火,不过想着还有正事,按下了心头的火气,道:“你好好准备一下,这周末跟我去见个人。”

    “周末我约了人逛街。”沈鹤编了个理由应付。

    “不管你约了谁,都给我推掉!你到底搞不搞得清楚,现在什么对你来说才是重要的!”沈父还是没忍住发了火,“这周末跟我一起去见你王伯伯的侄子,人家从国外念了博士回来的,家底也还不错。你给我好好准备,要是错过了这个,你就不可能有更好的姻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