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仙宫 > 第六百三十七章 莽荒山

sbf胜博发网址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天进入莽荒山已有三日。

    三日之中,叶天遇到了几只结丹期的妖兽,斩杀之后,他才明白妖兽寻找过来的方式,竟是通过自己的神识。

    在这期间,叶天发现了一处打斗的痕迹,并且打斗一直往南延伸,深入莽荒山深处。

    通过打斗,叶天辨识到交手的是四人和一只蛇类妖兽,而且是非常强大的蛇类妖兽,至少也是元婴期的妖兽。

    如此强大的妖兽,自然充满了危险,而且打斗痕迹一直延伸到莽荒山深处已有上万里,叶天担心,再往里面深入会遇到更加强大的妖兽,甚至可能有化神期妖兽!

    因为寻着打斗一路追来,叶天发现了不少元婴期的妖兽在附近百里内生存,只要小心躲避,才不会招惹到对方。

    每过数百里,叶天都会拿出天剑门腰牌,通过其中特有的沟通方式来寻找祝潜的踪影,只可惜一直得不到祝潜的恢复。只有腰牌向南深入的指示证明,祝潜还活着,位置就在莽荒山深处。

    为了寻找祝潜,叶天只能继续深入莽荒山。

    途中,叶天发现多处隐蔽的地方有人藏过,而且藏匿之处的筑基期实力的蟒蛇都是被人一击必杀,滴血不露。

    叶天首先想到的就是祝潜,也只有他才会做出这样猥琐的事。

    再次来到一处打斗之地,叶天发现眼前的浓雾遮蔽了双眼,若非他修炼了《九转引星先天诀》,五感比常人强了许多倍,否则根本看不清眼前的场景。

    只见无数的毒蛇盘在树杈之上,而在树杈处、树叶上都有已经干枯的鲜血,而在树下散落的鲜血处,更是爬满了蟒蛇。

    显然,眼前算是一场激烈的战斗,那只蛇类妖兽已经受创,要不多久恐怕就要死在四名元婴期修士手里。只不过,打斗的痕迹已经表明,四名元婴期修士也已经到了强弩之弓,身上都有伤势。

    叶天停下来,拿起腰牌再次尝试寻找祝潜的踪影,果然,祝潜的踪迹就在南方不远处。

    此时,正躲在乱石中盯着打斗的祝潜,忽然感受到腰牌中传来的熟悉神识,心中顿时乐了起来。

    叶兄弟,想不到他竟然来了!

    看来小爷消失的五个月,老头子已经忍不住了,特意请叶兄弟来寻找自己。不过叶天这家伙真是走了狗屎运,小爷追踪了五个月的青纹蛟,就要便宜给他了!

    祝潜虽然心痛,不过也知道,现在通知叶天,不仅能斩杀青纹蛟,还能顺手解决四名元婴期修士,而他自己,根本没那个能力。

    所以,祝潜立刻拿起腰牌开始感应叶天的位置,并且通过飞鹤传书,把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有即将死亡的青纹蛟全部告知。

    而在后方的叶天听说蛇类妖兽竟然是一只青纹蛟,于是收起神识,迅速穿梭在莽荒山的密林之中,途中遇到结丹期的妖兽,叶天权当看不见,任凭它们一路追踪过来。

    不到一个时辰,叶天已经感应到前方灵力的波动,并且隐约听到打斗的声音。叶天回头看了眼跟在身后的六只结丹期妖兽,立刻一拍腰间的葫芦。

    上百只蚀骨灵蚁立刻飞了出来,这一次,叶天几乎下了血本,除去必要留下繁衍的蚀骨灵蚁,其余的全部放了出去。

    叶天控制着蚀骨灵蚁分出六十只,特意对付后面追来的六只结丹期妖兽,余下的几十只,叶天控制他们分别对四名元婴期修士出手。而悬赏三万枚上品灵石,一件伪灵宝的青纹蛟,叶天决定亲自动手,迅速斩杀。

    青决冲云剑自袖口飞出,静静的悬浮在眼前。

    “去!”

    叶天手上指诀变化,青决冲云剑化作一道青色流光,冲着正在被四名元婴期修士困在中央的青纹蛟,‘嗖’的一下钉在青纹蛟的七寸之处。

    “吼!”

    青纹蛟吃痛,嘶吼不断。

    足有十几丈长的蛟躯不断扭动,可是七寸之处被青决冲云剑钉在地上,使得它根本无法使出力量,左右扫动的尾巴,弄得地面‘沙沙’作响。

    四名元婴期修士看着刺入青纹蛟七寸之处的青决冲云剑,立即不管已经被困青纹蛟,目光迅速打量着四周,神识扫视着方圆数百里的所有地方。

    “是谁,出来!”

    “阁下躲在暗中偷袭,莫非也想自青纹蛟身上分一杯羹?”

    “想夺走这只青纹蛟,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敢在我们手中夺东西,当真可笑。”四人神识分布开来,目光扫视周围没有人影,于是转身就欲还在挣扎的青纹蛟出手。

    就在这时,钉在地上的青决冲云剑“嗖”的一下自青纹蛟的七寸飞出,瞬间分化成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分别冲着四周站着的四位元婴期修士发出攻击。

    “雕虫小技!”

    其中一人见到青决冲云剑分化成一八零八柄青色小剑,丝毫不以为意,在他看来,这种法宝分化成多个个体的攻击,威力必定大打折扣。

    此人也不是没做防备,护身光罩打开,伸手就欲去抓青纹蛇。

    同一时间,另外三人也都取出一件防御法宝,快速在自己周围布置一层防御,紧接着向青纹蛇出手。

    因为大家都知道,青纹蛇受创,留出的鲜血必然会引起附近妖兽的赶来。现在已经深入莽荒山万里之遥,附近的妖兽大多也都是元婴期的实力,很难轻易斩杀。

    否则他们四人联手,也不至于追杀青纹蛟上万里的距离。

    那位没有将青决冲云剑看在眼中的修士,护身光罩直接被一柄青色小剑洞穿,紧随在其后的青色小剑,瞬间一起刺向此人的心口、眉心和丹田。

    “不妙!”

    此人只来及惨叫一声,青色小剑依然洞穿了他的身躯。

    与此同时,尸体之上一只长得与此人相像的紫色元婴,面带恐慌的冲了出来,然而还没来得及逃走,一柄青色小剑瞬间出现在他身后,直接将其绞杀。

    另外三人见状顿感不妙,当下迅速各自取出法宝,冲着身边的青色小剑攻击。当先一人取出一件紫色宝伞,紫光闪烁,瞬间将他笼罩在其中。

    十几柄青色小剑落在紫光之上,顿时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此人拿着紫色宝伞,脸上涌现出得意的笑容。

    只是他并没有注意到,紫色的光芒笼罩中,几只透明翅膀上带着金色线条,黑甲锃亮,其上布满红色光点的虫子,已经扑在紫色的光罩之上,开始啃食。

    另一人取出的是一件黄铜小钟,迎风就涨,瞬间化作十丈高的大铜钟,其上金光闪烁,气势不断攀升。

    “铛!”

    忽然铜钟一声巨响,处在此人周边的青色小剑全部震颤不稳,掉落在地面。就连浑身是血,正欲逃走的青纹蛟也被铜钟的钟声,震得口吐鲜血,奄奄一息。

    钟声响过,此人脸色变得惨白一片,显得非常难堪。

    不过他的身边还有一件小盾法宝,缭绕在心口防备着叶天的青决冲云剑会忽然从其他各处攻击。

    可惜他的谨慎防备弄错了目标,青决冲云剑固然很厉害,但叶天操控起来灵力消耗同样巨大,所以才会事先让蚀骨灵蚁暗中出手,这样才能不费吹灰之力斩杀四人。

    最后一人更加谨慎,他的身上悬浮着一件铜镜,铜镜之上白色光芒吞吐不灭,白光所过之处,空间都开始不稳定,丝丝裂缝证明他的强大。

    除此之外,此人复又取出一件碧玉腰带,碧绿光芒闪过,碧玉腰带已经出现在此人的腰间,顿时,一道碧光护罩出现在此人周身。

    做完这一切,此人手中法诀变化,悬浮在他身前的铜镜忽然涨大,铜镜的镜面方向,空间荡起丝丝涟漪,只要青色小剑靠近,就会一股强大的吸力限制住行动。

    叶天没想到,几人手中都有不凡的法宝。

    但也不算什么,早有准备的叶天手中法诀变化,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瞬间全都冲向铜镜法宝,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合在一起的青决冲云剑散发着青翠的光芒,瞬间刺向铜镜。

    “咔!”

    正在荡起空间涟漪的铜镜,竟然被青决冲云剑直接洞穿,变成几块碎片散落一地。

    “噗!”

    铜镜乃是此人心脉相连的法宝,铜镜被毁,此人立刻喷出一口鲜血。

    就在这时,蚀骨灵蚁已经破开了三人布置在身上的防御,几十只蚀骨灵蚁瞬间没入三人的后脑、后心和丹田。

    后知后觉的三人心知自己的下场,当下三个与他们长相相同的紫色元婴瞬间冲向三个方向,只有用最快的速度逃走,他们才能有机会活下去。

    叶天眯着眼,看着离去的三只元婴,手上的法诀瞬间完成。

    时光凝滞!

    刚刚逃出十几尺的三个元婴忽然停滞在空中,包括地面上已经恢复气力正要逃走的青纹蛇,也被定格在原地。这时,青决冲云剑‘嗖’的一下子冲向青纹蛇腥臭的口中,直接洞穿了他的大脑。

    另一边,叶天身影瞬间左右移动,三只正要逃走的紫色元婴依然落在他的手中。

    “道友饶命!”

    “刚才都怪我们目中无人,还望道友大人不记小人过,绕过我们一命。”

    “恳请道友饶过我们性命!”

    三只紫色元婴恐慌的看着叶天,他们已经发现,叶天的修为只有结丹初期,可是展现出来的战斗力,当真恐怖。

    这时,远远躲着的祝潜立刻冲了出来。

    “果然不愧是叶兄弟,就知道你一出手,他们四人和青纹蛇都不是你的对手。”祝潜眉头一挑,冲到地面上死的不能再死的青纹蛇,小心而又快速取出蛇胆,用一个玉瓶放好。

    深入莽荒山万里,祝潜一路上除了学会躲避妖兽,另一个技能就是取蛇胆。只要被他遇到的蛇类,祝潜都会毫不客气的取出蛇胆,以此来联手。

    取出青纹蛟的蛇胆,祝潜又把青纹蛟的尸体收了起来。

    青纹蛟浑身都是宝,蛟筋可以炼制软鞭法器,也可以当做弓弦,蛟的逆鳞可以做护甲,防御力惊人,蛟的牙齿也可以用来炼制武器,至于蛟肉和蛟血,也能当做大补之物。

    总之,青纹蛟的价值非常巨大,这一次收获很巨大。

    不仅有青纹蛟,还有四名元婴期修士的储物袋和法宝,其中有几件法宝祝潜也很心动,只不过这些全都是叶天的战利品,祝潜也就想一想。

    何况,他也知道这些法宝不能轻易示人,否则很有可能会遇到四人同门或者朋友,若是因为一件法宝招引杀身之祸,祝潜宁可不要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