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追君路迢迢 > 第924章:夫妇相见

sbf胜博发网址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了回答,谢景淮眼皮微抬,不再说话抬起脚便迈向了屋子。

    身旁的板栗看着谢景淮进去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谢景淮责罚自己,直到谢景淮进去后,板栗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一直在心里直嚷嚷自己倒霉,每次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冲撞谁不好,总是冲撞谢景淮。

    进了屋子,谢景淮便朝着床榻边上走去。

    偌大的床榻上卷缩着一道小小身影,顾浅身姿纤弱,此时躺在床榻上卷缩着更是显得娇小。

    站着的谢景淮在看到这抹熟悉的身影时,当即情不自禁的便扬起了唇角,带了一抹笑意。

    只见顾浅卷缩着身子,只露出了自己的脑袋,此时睡得正香。说来顾浅也是一个十分警惕的人,素日里有人进来定是会察觉,但不知为何,此时的顾浅睡得格外的香,完全没有察觉到屋子里有人进来。

    看着熟睡的顾浅,谢景淮不曾打扰,而是就这么静静的守着顾浅。谢景淮满身疲惫,前往雪山可谓是历经千辛,可是在看到顾浅的这一刻,谢景淮竟是忘却了所有的疲惫,眼里只有顾浅一人,好似只要有顾浅在身旁,所有的苦便都成了甜。

    忽然,顾浅翻了个身。

    许是因为这个姿势不太舒服的缘故,顾浅便又翻了一下身,将头转过来朝着谢景淮,但仍是闭着眼睛沉睡的模样。

    看着顾浅睡得并不安稳,谢景淮便伸手轻拍她的后背,用这样的方式让她睡得更安稳一些。

    谢景淮的手刚刚搭在顾浅的后背轻拍了一下,顾浅便睁开了眼睛,随即看向了谢景淮。

    目光触及到谢景淮那张俊美的脸庞时,顾浅表情一怔,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又看向谢景淮,口中呢喃:“是夫君吗?”

    轻轻揉了两下眼睛,许是觉得不够,顾浅便又使劲揉了揉眼睛,再倏地一下睁开看向谢景淮。

    “我不是做梦吧。”顾浅就这么怔怔的望着谢景淮,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是夫君吗?”

    “青天白日,又岂会是做梦。”谢景淮扬着唇角,用那淡淡的口吻道。

    谢景淮虽说语气平淡,但却是一脸的深情,从谢景淮那张俊美的脸庞中不难看出对顾浅的爱意来。

    一听这话,顾浅腾地一下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几乎是整个人朝着谢景淮扑了过去,一下扑向谢景淮激动道:“夫君,真的是你!”

    “夫君!”顾浅显得格外的激动,紧紧的抱着谢景淮不肯松手。

    谢景淮伸出大手将顾浅抱在怀里,将顾浅拥入怀中的那一瞬间,便又嗅到了往日里顾浅那熟悉的秀发的香味,让谢景淮觉得格外的安心。

    顾浅就这样低头靠在谢景淮的怀里,贪恋着他的怀抱,迟迟不愿松手。

    两人就这样彼此相拥,谁也不想松手。

    虽然只分别了两日,但这两日对两人来说却像是有一个月的时间那么久。

    对于相爱之人来说,一日不见,已经是如隔三秋。

    两人紧紧相拥,直到过了许久,顾浅才将头抬起来,樱唇微微撅着看向谢景淮:“夫君,我好想你,你总算是回来了。”

    “本王亦是如此。”谢景淮一双深邃的眼眸中只有顾浅一人。

    “每天晚上没有你在身旁,我根本睡不着,你不知道我这两天有多痛苦。”顾浅一见了谢景淮便开始向他诉苦,表述自己这两日的不容易。

    自成亲以来,顾浅和谢景淮就不曾这么分开过,两人突然这么分别两日,顾浅当然不习惯,心里当然不舍。

    而谢景淮的感受又何尝不是如此?

    谢景淮一只手揽着顾浅的后背,揽着她后背的手微微握紧,头往顾浅的身旁凑了凑,将薄唇靠近了顾浅的耳朵,随即轻轻亲吻了一下。

    仅仅只是温柔的亲吻了一下,并未有其他的出阁之举。

    “夫君,今后咱们再也不要分开了,不管你去哪儿,还是我去哪儿,咱们都一起好吗?”顾浅揪住谢景淮的衣袂,仰头看着他。

    谢景淮点了点头:“好。”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这却代表了谢景淮的心意,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有顾浅陪伴,谢景淮便觉得这是好的。

    两人坐在床榻中间,互诉衷肠,向对方倾诉彼此间的思念。说了一会儿子话,顾浅便开始关心谢景淮:“夫君,雪山这么冷,我看见你只穿了这么一件绛紫色的袍子,你不冷吗?”

    “你看见我只穿了一件袍子?”谢景淮抓住重点重复了问。

    顾浅点了点头,见谢景淮这般惊讶,才解释道:“夫君你忘了我有个特异功能,偶尔能够看到一些想看或者不想看的画面吗?你离开之后,我就有些想你,晚上一个人也睡不着,最后便用了这特异功能,能够看到你在雪山的画面。”

    顾浅这解释十分牵强,也不知道谢景淮相不相信。

    “对了,夫君,那雪山那般险峻,你可有遇到危险?”顾浅只字不提雪山灵芝,而是关心着谢景淮的身体情况。

    “期间遇到一次雪崩,但并未受伤。”谢景淮云淡风轻的描述,神情未变。

    但谢景淮此次前去雪山并未有所说的那般顺利,也不止一次遇到雪崩,而是遇到了一次巨大的雪崩。

    那是晚上,雪山崩塌,将谢景淮和修一冲下了山下,所有的冰雪席卷而来,差点儿将谢景淮和修一盖住,若不是两人武功高强,及时运用轻功逃离,只怕是已经被埋葬在雪山呢。

    但这些事,谢景淮并不想告诉顾浅,更不想让顾浅担心。

    顾浅未曾多想,谢景淮这般说便也信了,还道:“还好没事。”

    只有看到谢景淮这么完好无损、平安无事的站到额自己面前,顾浅才算是彻底的放心,如今这一颗心也算是安抚下来了。

    “本王答应了你会平安归来,自是会平安归来。”谢景淮看着顾浅说道。

    “嗯,我知道,夫君从未骗过我。”顾浅面上扬着灿烂的笑,点了点头。

    从认识到现在,不管是成亲前还是成亲后,谢景淮的确是从未骗过顾浅,一次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