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216章 谈一笔交易

sbf胜博发网址

作者:风之清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羊祜和杜预的出现,给吴军大营带来了不小的混乱,别看他们只有五十多人,但在大雾之中造出来的声响,却不亚于几百人上千人。

    因为事关主帅的安危,再加上大营之中吴军的兵力不足,守卫大营的吴兵便显得慌乱不已,生怕魏军会突然杀入营中。

    曹亮见状大喜,这种混乱的局面可不正是他期盼的吗,混水才好摸鱼,只要现在找寻到诸葛瑾的所在,一击杀之,便可大功告成。

    可这么多的营帐,诸葛瑾到底在哪座营帐之中,曹亮有些犯愁,总不能一座接一座地去找吧,这得找到何时?

    可这也不能找人打听啊,随便找个人去问,人家马上就会怀疑你的企图。

    更何况,非诸葛瑾贴身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诸葛瑾的去向。

    就在曹亮犯愁的时候,只见前面不远处一座营帐的帘子掀起了起来,一群身披铠甲的人簇拥着一个身穿儒装的人走出了营帐。

    看众人对那儒士的态度,毫无疑问,他就是诸葛瑾。

    诸葛瑾已经是六十多岁了,年老体衰,自然穿不得沉重的盔甲,不过一身儒服,似乎是诸葛家的传统,儒雅从容,风度翩翩,诸葛瑾虽然仪容上比不上诸葛亮(脸长似驴),但一样气度非凡,温文大方,所以曹亮一眼便认定他是诸葛瑾。

    看到营中诸将士一片慌乱,诸葛瑾淡然一笑地道:“闻此声乃魏军疑兵是也,不足为惧,各营将士俱回本营,恪守本职,不得擅动。”回身吩咐长史何济领一曲人马出营查探,然后闲庭信步地又回到了营帐之内。

    既然大将军有令,诸营将士也不敢再在营中停留,各自返回驻地。

    机会来了!

    曹亮眼前顿时为之一亮,诸葛瑾派出去的何济乃是他身边的长史,带走的两百人更是他的亲卫部队,如此一来,诸葛瑾营帐旁的守卫人数必然是大大地减少,方便曹亮行事。

    曹亮不敢再迟疑了,迟则生变,现在距离太阳升起来已经不远了,太阳一升,大雾散去,曹亮再想在吴军大营内随意活动就很难了,趁着这最后的机会,正是下手的良机,时不待我,曹亮决定是立刻动手。

    趁着周围各营的吴兵各自回营的机会,曹亮大步流星地向诸葛瑾的大帐走去,刚走到帐门口,就听有人断喝道:“站住!此乃大将军营帐,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全部退下!”

    出言之人毫无疑问是诸葛瑾的贴身亲卫,态度蛮横,傲慢无礼。

    曹亮根本就不答话,依然如故地走上前去,同时暗暗地给方布等人递了个眼神。

    亲卫怒了,似乎还从来没有见过象曹亮这般胆大妄为的人,怒斥道:“你是何人,敢擅闯这里?再不停步,立斩无赦!”

    曹亮冷沉似水,突地拨刀刺向了那亲卫的腹部,那亲卫猝不及防,环首刀透体而过,曹亮这才冷冷地道:“我是送你上路的人。”

    曹亮动手的同时,方布等人也对余下的亲卫出手了,电光火石之间,那些自命不凡的亲卫居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都气绝身亡了。

    这些自然都是出自曹亮的安排,解决掉诸葛瑾身边的护卫,必须要稳准快,绝不能拖泥带水,不让声音传递出去。

    也只有这样,曹亮才有成功的希望。

    方布等人是干脆利落,此刻营外是喊杀声阵阵,这边杀人的动静,却连外面的声响都不如,所以没人注意到诸葛瑾营帐之边发生了什么状况。

    方布等人不光是动手杀人,杀完之后,立刻将尸体掩藏起来,不让其他各营的人看到。

    并且第一时间取代了这些吴兵亲卫的位置,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都不会怀疑有他。

    曹亮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原本以为接近诸葛瑾会很困难,但事实上,却是轻松无比的,几乎不废吹灰之力就控制了诸葛瑾的营帐,完全让诸葛瑾成为了瓮中之鳖。

    曹亮叮嘱守在外面魏兵,一定要眼观六路,不给吴兵接近大帐的任何机会,那怕是吴国大将回来了,也一样不让他们进营帐。

    布置完外面的一切之后,曹亮才率着方布等人闯入了营帐之内。

    “什么人?”诸葛瑾的贴身亲卫大声喝叫着,由于这营帐是最为厚实的水牛皮制成的,隔光隔热隔声音,所以外面有动静,里面的人压根儿就没听到。

    更何况曹亮的动作很快,那边刚刚处理完尸体,这边就已经是杀入了营帐,让吴军亲卫是措手不及。

    曹亮也不答话,自有方布等人出手,一路从外往里,所有试图抵抗的亲卫都被方布是一刀斩杀,连半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不过转瞬之间,大帐之内除了诸葛瑾再无其他的人,曹亮站到了诸葛瑾的面前,四目相对,神情冷漠。

    不过从始至终,诸葛瑾都没有显出半点的惊慌之色,他跪坐于席上,优雅而从容,淡然地道:“敢问足下何人?”

    曹亮倒也没有隐瞒,直言道:“大魏征南将军参军曹亮。”

    诸葛瑾轻瞟了他一眼,幽幽地道:“一条遑遑漏网之鱼,居然能潜入到这里来,你倒是确实有几分本事。只不过你虽然进得来,却也只怕出不去。”

    “久闻子瑜公儒雅君子,气度不凡,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不过子瑜公担心恐怕是多余的,既然在下进得来,那自然也就出得去。”

    “足下此来,只怕是为某首级而来,既如此,任尔取之吧。”诸葛瑾镇定自若,微闭双目,引颈待戮。

    曹亮不禁暗暗佩服,诸葛瑾自知必死,却没有常人的恐惧和害怕,反倒是镇定自若视死如归,真有一种名士的风范。他淡然地一笑道:“子瑜公差矣,在下此来,并非要来取公之首级,而是有一笔交易要与公谈。”

    诸葛瑾闻言,立刻是张开双目,目光凛然,沉声地道:“某即为阶下之囚,还有何好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