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297章 就地解散

sbf胜博发网址

作者:风之清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尉蒋济和五兵尚书邓飏代表朝廷出城迎接大军的凯旋,不过按惯例,出征的军队是不入洛阳城的,只有领军之将才有资格觐见皇帝。

    所以,大军暂时地留驻在了城南校场。曹爽似乎有些担忧,他下达的第一道命令就是立刻解散南征大军,各军各营的人马各归其位。

    曹爽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本身司马懿就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而他又是统率十万大军的主帅,兵权在握,如果他起了歹意的话,那绝对是十分危险的,虽然出征的大军进不了洛阳城,但如果司马懿实行兵变的话,洛阳危在旦夕。

    所以曹爽听从了丁谧的意见,等到司马懿一回到京师,就把他手下的军队给遣散了,避免出现军队哗变的事。

    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毕竟士兵们的家人大多都在洛阳城中,他们归心似箭,急等着回家和亲人来团聚,又怎么可能会跟着造反作乱?

    但再小的可能也是可能,曹爽不敢冒任何的风险,毕竟手握兵权的司马懿那就是一只会吃人的老虎,让曹爽是寝食难安,只有削减掉司马懿手中的兵权,曹爽才可能会睡得踏实一些。

    在接到这一命令的时候,众军士都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回到了洛阳,立即解散队伍才是正招,大家都急等着回家和亲人团聚呢。

    唯有司马懿脸上微微地露出一丝的不悦,不过很快地让他遮掩了下去。别人或许查觉不到这其中的意味,但司马懿又焉能不知曹爽的心思。

    不过说实话,曹爽这纯属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司马懿如果真有异心的话,那在淮南或中途别的什么地方就反了,何至于回到洛阳再动这个心思,带着一帮子归心似箭的中军和三河郡兵,司马懿又怎么可能会有别样的心思?

    司马懿虽然身为平南大都督,三军统帅,但事实上这些军队并非是他的嫡系人马,只是临时拼凑到的一块儿的,如果司马懿真的有谋反的野心,又怎么可能会依靠这支与他并不同心的军队。

    所以对于曹爽的命令,司马懿是晒然一笑,如果他真想送几个字给曹爽的话,那肯定是杞人忧天这四个字了。

    解散就解散,司马懿本来也没有任何的想法,他立刻将军令传达到了各军各营,宣布南征大军立刻解散,各部队立刻返回原先营属。

    命令一下,各部队立刻是行动了起来,场面自然难免有些混乱。

    不过司马懿对此却是熟视无睹,如果在战场上出现这种混乱局面,说不定司马懿会杀人来以正纪律,但此时此刻,他却是懒得去管了,反正队伍解散之后,他这个平南大都督就是光杆司令了,此时再去严肃军纪,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各营的队伍各自集结起来,各回各营,各找各妈,不过小半时辰,诺大的校场已经是人去场空了。

    邓飏见任务达成,便立刻告辞而去,唯有太尉蒋济还留在校场之上,看着一身寂廖的司马懿,苦笑道:“仲达公,真是抱歉,刚回京师就让你是孓然一身,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啊。”

    蒋济似乎对曹爽的命令有些不满,在他看来,曹爽此举颇有些卸磨杀驴的味道,太过分了。

    司马懿却不以为然地挥挥手,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该来的终究会来,该去的留也不住,随他去吧,我们进城!”

    司马懿在司马师及为数不多的亲兵护送之下,由蒋济陪同着,返回了洛阳城。

    而曹亮则是先行了一步,回家去了。

    和文钦他们不同,曹亮之前的身份是羽林期门督,但这个差事在出征之前就已经交卸了,改任为征南将军参军,而文钦他们虽然参加了征南军,但其编制还是归属于骁骑营,官衔还是骁骑营校尉,所以他们要回骁骑营复命。

    而曹亮只是跟夏侯玄打了一个招呼,直接就回了高陵侯府。

    羊祜和杜预也是夏侯玄直接隶属的从事中郎,和夏侯玄告了个假,跟在曹亮的屁股后面,进了城。

    南征大军今日回洛阳之事只有朝廷上层的人知道,普通的百姓自然是不会知晓这些军事机密的,所以曹亮他们一行几人进城的时候,洛阳城内一如既往,虽然是初冬时节,雪过天睛,道路上依然是人流熙攘,一派繁华之景。

    离开洛阳城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了,重新回到这座熟悉的城市,曹亮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战场上呆久了,戎马倥偬,除了厮杀打仗,就没有别的了,重新回到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之中,曹亮乍然之间,还真有些不习惯。

    羊祜和杜预也在感慨,征战了疆场大半年时间,两人的气质都明显地改变了,已经完全没有了初入伍之时的青涩和稚气未脱,如今的他们一身戎装,沉稳内敛,英武非凡,就连肤色,都已经是晒成了古铜色,再也没人敢把他们和京城的那些官二代纨绔之弟划上等号了。

    “子明兄,这洛阳城,还是老样子啊,可总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羊祜诧异地道。

    “有什么不对,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你就是那只迷途的燕子。”曹亮笑道。

    “等等……”羊祜对从曹亮嘴里突然蹦出来的两句诗词大感兴趣,“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子明兄,你这算诗吗?这是何人所作,只有这么两句吗?”

    曹亮白了他一眼,道:“你见过有两句的诗吗?此乃战国无名氏所作,你涉猎不广,只知道死读经书典籍,自然是孤陋寡闻了。算了,这事完了再说,咱们还是各回家吧,改日再聚。”

    反正曹亮时不时地会蹦出几句唐诗宋词来,他也懒得解释,如果别人刨根问底的话,那就由战国无名氏来背这个锅吧,反正他身上的锅已经是够多了。

    曹亮说完,不再理会于他,打马如飞,直奔高陵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