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368章 莫名消失的屯田

sbf胜博发网址

作者:风之清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卖早点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汉,驼着背,满脸的皱纹写满了岁月的沧桑。

    早点摊的生意似乎并不太好,老汉看到四位客人光临,还蛮有一些小激动。

    老汉卖的早点只有羊肉汤一种,一口大铁锅里煮着大块的羊肉和羊骨,香味浓郁,令曹亮是食指大动。

    “老伯,来四碗羊肉汤。”

    “好咧!”老汉麻利地盛出四碗羊肉汤来,端到了桌前。

    奶白色的汤汁中飘着几大块的羊肉,那羊肉的块头大分量足,每一块至少都有二两,羊肉的香气在冷风中弥漫着,在这么一个寒冷的早上喝上一碗这么热乎的羊肉汤,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唯一让曹亮感到美中不足的就是这个时代还没有辣椒,不过羊肉汤之中放入了大量的葱姜,也可以起到驱寒增香的作用。

    汤汁浓郁醇厚,羊肉绵软味足,曹亮是大快朵颐。长安近胡地,而胡人多食牛羊肉,所以长安的饮食多少带有胡人的习俗,就连早点摊上的桌凳,也和后世的几乎没有多少区别了,与汉人平常所坐的席子有着本质的不同。

    “老伯,多少钱?”

    “十钱一碗,一共四十钱。”

    价格低得有些出乎曹亮的预料,曹亮摸了摸袖子,掏出一块散碎的金子,递了过去。铜钱这玩意又笨又沉,曹亮一般是不会带的。

    老汉瞧着那块金子,约摸有一两左右,一两黄金约合一千铜钱,老汉没敢接过来,犯愁地道:“客官,老汉我小本经营,这金子可给您找不开。”

    曹亮回头对羊祜和杜预道:“你们带铜钱了吗?”

    羊祜和杜预皆是摇头,今天出来的急,他们压根儿就没带钱,心想有曹亮请客,也用不着他们带钱呀。方布身上带的,是更大块的金子,压根儿没准备铜钱。

    曹亮也是无计可施,毕竟曹亮不差钱,带点金子也是为了防不时之需,铜钱那玩竟儿真心沉,带少了不顶事,带多了光是一大串的钱就把人快累死了。

    这里距钱庄银楼并不太远,曹亮倒是可以去那儿兑换,不过曹亮那有时间去干这事,他索性将金子拍在了桌子上,道:“老伯,你找不开不要紧,这样吧,这块金子就放你这儿吧,算是预定你的羊肉汤了,下次我们过来再吃。”

    老汉一听,连连摇头道:“这不成啊,一块金子足抵一千钱,那可是一百碗的羊肉汤啊,老汉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做那么久。”

    曹亮奇道:“老伯难不成不是常年做这生意吗?”

    老汉神色黯淡,道:“客官您也瞧见了,老汉我生意惨淡,基本上无人问津,说不定那天就关门大吉了。”

    “老伯您这羊肉汤味道鲜美,还愁没人光顾吗?”

    老汉苦笑道:“客官有所不知,这一碗羊肉汤可以换两斗米,寻常的百姓人家如何舍得来吃,老汉我也只是宰了家中养的几只羊,方才撑起这个摊子,等到羊肉卖光了,或许就歇业了。”

    曹亮道:“那这样吧,我把你的这只羊给包了吧,回头送到都督府便是。”

    老汉一听,又惊又喜,敢情他们是都督府的人,怪不得会如此出手阔绰,本来老汉每天都发愁把这羊肉给卖出去,今天居然遇着贵人了,老汉对曹亮是千恩万谢。

    曹亮好奇地道:“老伯你既然不是以卖羊肉汤为生,那平时是做何营生的,家里有地耕种吗?”

    老汉一听,神色黯然地道:“不瞒客官,老汉我姓张,原本是前北屯的屯兵,只因屯田废止,再无地可种,所以才被迫出来做些小生意,朝不保夕。”

    曹亮不禁眼前为之一亮,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无意之中吃了一碗羊肉汤,居然是一位屯田老兵卖的。

    现在曹亮急需要了解一下屯田的状态,以前整个雍凉前线的粮草供应,全部是依靠于当地屯田的供给,雍凉和淮南,这两大对敌作战的前线,屯田搞得是最好的。

    但经营的如此不错的屯田,怎么就如此地破败下去了呢?

    曹亮又掏出一块金子,扔给了张老汉,道:“老伯,这绽金子权当是补偿,你带我前往你说的那个前北屯瞧瞧,如何?”

    张老汉连声地推托,道:“使不得,使不得,客官您刚才给的已经是太多了,区区领个路而已,又不费什么事,如何敢收您么多的钱,客官您就拿回去吧,至于前北屯,老汉我一定把您带到。”

    曹亮可以感受到张老汉身上浓浓的质朴,他微笑地道:“老伯你无须客气,以后还有许多的事情要麻烦于你,还望可以不吝赐教。”

    张老汉只得将金子收下,连声地称谢不止。

    由于前北屯距离长安还有一段的路要走,曹亮吩咐羊祜回去把马牵来,并多带几名亲兵,由于要出城,为了安全起见,曹亮决定多带几个人。

    出了城,一路向东,沿着渭河而行,张老汉有些好奇地道:“公子为何想起要去前北屯的,那儿的屯田早就废了,荒草遍地,根本没有什么看头。”

    曹亮道:“这前北屯何时荒废的?”

    张老汉道:“时间不长,也就是两年前吧。”

    “好好的屯田,怎么说废就废了呢?”

    张老汉摇头苦笑道:“公子您有所不知,前营五屯之中,前北屯是最后一个荒废的屯田,象前南屯和前西屯,早几年就已经荒废了。荒废了之后,官府便可以判为无主之地,那些世家大族拿到手之后,只需重新开垦一下,就又可以变作良田,只不过如此倒腾一下,原本官家的田地,都变做了世家大族的私产。”

    曹亮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些莫名消失的屯田并不是真正的荒废了,而是被那些世家豪门通过不为人知的手段巧取豪夺,把原本属于朝廷的田地变成了个人的私产,果然是好算计,看来不管是那个时代,这种手段完全是如出一辙,古今通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