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535章 等待时机

sbf胜博发网址

作者:风之清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爷岭的战斗已经持续了三天,在匈奴人的疯狂进攻之后,山顶上的防线也是芨芨可危,若非是羊祜杜预指挥得当,亲自在阵前第一线身先士卒,奋勇作战,步兵营和射声营的将士同仇敌忾,舍生忘死,很可能老爷岭的防线就难保得住了。

    尽管如此,步兵营和射声营此战也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事关着族人的生死存亡,这些匈奴人拼起命也确实是很可怕,前面已经是倒下了无数具匈奴兵的尸体,但后面的匈奴兵依然是前仆后继,丝毫没有受到半点的影响。

    步兵营挡在第一线上,伤亡自然是最大的,全营两千人,战斗减员高达千余人,半数左右的将士血染老爷岭,这样的伤亡可以说是自北征以来,平北军出现的最大伤亡。

    射声营的状况虽然略好一些,但到目前为止,也大约损失了两成左右的人马,可以看得出这场战斗是何其地惨烈。

    针对这样的战况,一直藏身在山谷之中未曾出战的邓艾和石苞有些坐不住了,主动地来找曹亮请战,以缓减步兵营的遭受的压力。

    曹亮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你们出击的时候,敌人虽然已经疲惫但尚未完全疲惫,虽然已经气衰但还未到气竭的地步,所以还需要越骑营和屯骑营隐而不发,等到时机完全成熟,才可出击。”

    曹亮在如此困难的局面下,仍然坚持他事先制定的战术,越骑营和屯骑营是他暗伏的两颗棋子,就是要等到匈奴人疲惫力竭之时,才果断出击,给匈奴人以致命一击。

    现在的时机并不成熟,虽然魏军挡住了匈奴人一次又一次猛烈的进攻,但是匈奴人并没有死心,并没有到精疲力竭的时候,他们的数量可是越骑营和屯骑营的好几倍,如果越骑营屯骑营出击之时,未能够一击中的,就等于给了匈奴人防备之心,越骑营和屯骑营再次出击的话,就起不到奇兵的效果了。

    所以,曹亮要求邓艾和石苞克制隐忍,等待时机,虽然现在是魏军最困难的时候,但同样匈奴人也是一样的困难,这个时候,已经不光是在比拼战斗力了,而是比谁的意志更强,谁将会获得最终的胜利。

    现在的战局,确实是对步兵营是一个极大考验,由于步兵营是顶在第一线上,为了坚守阵地,他们经常地要和冲上来的匈奴兵展开肉搏战,连战三天,步兵营已经是伤亡殆半了,按照这个打法,最多再坚持三天,步兵营也就差不多全拼光了。

    射声营虽然能在后面给予强力地支援,但面对潮水一般涌来的匈奴兵,射声营的支援也终归是有限的,一旦双方陷入到了肉搏战之中,射声营的弓弩手也不敢再轻易地出手了,害怕误伤队友。

    更何况,匈奴人也并非是一昧地傻冲,虽然不能骑战只能步兵限制了匈奴兵特长的发挥,但人家手里也有弓箭,不可能不反击,射声营大约两成左右的伤亡,就是对方弓箭兵赐予的。

    至于何时才能出现曹亮所期待的时机呢?曹亮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匈奴人的伤亡至少是魏军的两到三倍,照这个比例发展下去,匈奴人的伤亡将会越来越多,总有他们撑不住最终要崩溃的时候。

    只是曹亮也搞不清楚这个时候会在什么时候到来,匈奴人的悍猛还是给了他很大的印象,看来刘豹的左部匈奴要比刘跃的南部匈奴实力强大的多得多,此番平北军可算是遇到了真正的劲敌。

    但劲敌又如何,曹亮此番前来并州,就是要平定胡虏的,管他是匈奴人还是羯人氐人鲜卑人,犯我中华者,非远必诛!

    到了第四天,匈奴人的进攻势头果然明显地要比前几日减弱了几分,不再象前几日那样迅猛如虎气势滔天了,显然多日进攻不利也让匈奴人的士气倍受打击,失望在情绪在匈奴军中蔓延着,士气也为之低迷了许多,反映在进攻方面,自然是有些力不从心。

    但这距离曹亮标准的时机还差了那么一点点,现在匈奴人虽然失望了但未真正绝望,如果想让他们绝望,还得再给他们些打击才是。

    这个时候,从兹氏那边传来一个消息,刘豹的两个儿子:刘源和刘洪率领部众从兹氏突围,但却遭到了王濬的埋伏,刘源和刘洪以及手下几百号人都做了俘虏。

    虽然魏军对兹氏是暂时围而不攻的,但在兹氏城内引发的恐惶却是无以加复的,整个兹氏城内的匈奴人都是惶惶不可终日,生怕魏军突然给攻进来,让他们尸骨无存。

    这些匈奴人,那个不是手上血迹斑斑的,一旦兹氏城破,他们都会担忧魏军来个血腥报复。

    这个时候,兹氏城内是谣言满天飞,说刘豹的援军在半路上被魏军所打败了,他们再也回不到了兹氏,也有人说刘豹压根儿就没有回援兹氏,他们此刻还在进攻晋阳,兹氏已经被他们给放弃了。

    总之,兹氏城内的流言是满天飞,绝大多数与刘豹是相关的,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始终看不到刘豹的援兵,许多匈奴人开始失望了。

    从失望到绝望是一个过程,但对于一些人来讲,却是短短的一瞬,刘源和刘洪深深地被恐惧折磨着,他们闭上眼,就能想象到城破之时的血腥和残酷。

    于是他们俩个不顾其他的人的劝阻,打开了城门,率领部属逃了出去。

    别看王濬对兹氏城是围而不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王濬允许有漏网之鱼逃出去,当刘源和刘洪趁夜想要逃跑出去时,王濬早就派人在出城之路上设下了埋伏,几乎没有做出什么抵抗,王濬就将这支逃亡的队伍给生擒活捉了。

    至于被俘的刘源和刘洪身份特殊,如何处置是个问题,王濬立刻派人来禀报给了曹亮,由曹亮来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