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667章 齐人之福

sbf胜博发网址

作者:风之清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客人?曹亮满脸的疑惑之色,都这么晚了,还有谁会登门拜访?

    “谁呀?”曹亮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我!”门后传来一声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司马如俏生生地站在了曹亮的面前,“怎么,不欢迎么?”

    曹亮确实没想到是她,自从订亲之后,曹亮就没有再见过她的面了,不过想想也是很正常的事,因为在成亲之前,男女双方一般是不见面的。

    可是曹亮和司马如这桩亲事,却透着一丝的诡异,按照约定,他们将会在二月初六这一天成亲,但是按照目前形势的发展,曹亮断定,司马家最迟将会在正月的时候发动政变,也就是说没等到他俩结亲的那一天,整个洛阳就已经是变天了。

    这纸婚约,还算得算不上数,只有天知道了。

    看来司马懿还真是好算计,既想拿联姻来笼络自己,又不想付出任何的代价,把婚事安排在政变之后,到时候谁生谁死还说不定呢,这张婚约,到时不过是废纸一张而已。

    不过曹亮倒是浑然的不在意,反正这桩婚事说到底也是一场政治阴谋罢了,司马懿试图用它来离间曹爽和曹亮的关系,而曹亮不过是将计就计,该怎么准备还怎么准备,丝毫没有受它的影响。

    在这场事变之中,双方不光得斗勇,还得斗智,和老谋深算的司马懿来斗,确实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按理说这个时候司马师应该是把司马如禁足了才对,她怎么会跑出来了呢?不过想想司马如的鬼灵精怪,能逃得出那些家丁看守,也就不足为奇了。

    曹亮看了看羊徽瑜,满脸的笑容,看来自己的担心还是多余的,羊徽瑜和司马如相处的非常融洽,丝毫没有醋意,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是让他省心不少。

    曹亮不禁生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在真实的历史上,羊徽瑜和司马如可是继母女的关系,而现在,却成为了共侍一夫的姐妹,人生呐,竟然会如此的奇妙!

    不过,羊徽瑜和司马如的年龄差距并不大,相差只有七八岁,羊徽瑜更象是一个大姐姐一样,何况,羊徽瑜事先就曾经表示过,她会接纳司马如的,显然她言出必行,对于司马如的到来,表达了极大的善意。

    看来自己有机会享受齐人之福了。

    “你怎么来了,天都这么晚了?”曹亮极量地让自己的态度平淡一些,很随意地道。

    司马如没有从曹亮的脸上看到惊喜的表情,似乎有些失望,不过她很快展颜一笑道:“当然是我想你了,所以才特意地跑了出来,可恨那两个奴婢,拿着鸡毛当令箭,死活不让我出来,还好我使了个妙计,才摆脱了他们。”

    司马如得意洋洋地说着,不过她看到曹亮的脸色有些不好,赶忙地收敛起了笑容,小心翼翼地道:“我没做错什么吧,惹你不高兴了。”

    曹亮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我是担心你这么晚出来,孤身一人,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再怎么说,我也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可不希望你出什么意外。”

    司马如心中一暖,尤其是曹亮那句未过门的妻子,让司马如心花怒放,她略带娇羞地点点头,算是回应曹亮的话。

    曹亮道:“还没有吃饭吧?”

    “嗯。”司马如又点点头。

    曹亮温和地道:“那留下来一起吃个便饭吧,稍后我会派人送你回去。”毕竟司马如还没有过门,留宿肯定是不行的,曹亮自然不能做有损她名节的事,更何况,司马家此刻发生司马如失踪了,肯定也已经是闹翻了天,在这个时候,曹亮可不想把矛盾给激化了,所以送司马如回去,那是必须的。

    “可是……”司马如欲言又止,似乎有些心有不甘。

    曹亮微微一笑,道:“如儿,你我既然有婚约,又何必争这一朝一夕,来日方长,你回去之后,乖乖地呆在府里,千万别四处乱跑了,好吗?”

    司马如只好点头道:“好吧,我听你的便是。”

    虽然订下了婚期,但司马如对司马师的禁足令很是气愤,本来她的性格就是活泼好动的,如今让她像闺阁之中的小姐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还不得把她给憋死了,所以司马如便偷偷地跑出去,想见见曹亮,一述相思之苦。

    此刻听了曹亮温情脉脉的关切之语,心里暖意洋洋,曹亮让她呆在家里不要四处乱跑,她听话便是了。

    吃过晚饭之后,曹亮便安排方布送司马如回家。

    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期,曹亮断不能为了儿女私情而耽误了正事,司马如的事,对他而言,只是一个小插曲,至于结局如何,那就看天意了,曹亮不可能为了她,而放弃复兴曹魏的大任。

    方布将司马如送回到司马府的时候,司马府已经是乱成一锅粥了。

    司马师已经将全府上下都查遍了,始终没找到司马如的人影,不禁是大动肝火,斥责于那几个看守司马如的家丁。

    此刻司马如回来,司马师是怒气未消,不过他对这个任性的女儿一点办法也没有,他知道,那怕自己多责骂几句,司马如还是我行我素。

    更何况,如今司马如已经有了婚约,而这份婚约,多少让司马师觉得有些愧疚,因为按照司马师的想法,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去履行这个婚约,这个婚约,更象是一个阴谋,注定司马如只能是望门寡,她永远也没有机会去嫁到曹家。

    当然,这话司马师现在是不能说的,他斥责了司马如几句,不过这回让司马师感到奇怪的是,司马如竟然没有反驳,也没有任何不满的情绪,反而很是诚恳地承认了错误,让司马师心中狐疑不已。

    不过好在司马如也回来了,虚惊了一场,司马师下令奴婢将司马如送回到房间,又特意地加派了一些人手,专门来看管,杜绝此类的事件再次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