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787章 咸鱼翻身

sbf胜博发网址

作者:风之清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令狐愚在信中提到,当今天子曹芳昏庸无能,朝政皆为司马氏所把持,而楚王曹彪,天资聪慧,有勇有谋,可为新君。

    对于王凌来说,楚王曹彪有没有谋略聪不聪明并没有什么关系,最为关键的是,他们可以籍此名头来对付把持中央权柄挟天子以令地方的司马懿。

    如果没有这个由头而起兵对抗的话,那他们必将会担负谋反的罪名,而把楚王曹彪推到前台来,正可以消除这一不好的名声,曹芳昏庸无能,用聪慧有胆略的曹彪来代替,那便是天经地义的事,做为曹操的儿子,曹彪绝对是有这个资格的。

    由于曹彪的封地在白马,是在兖州的境内,王凌自然不方便出面,所以和曹彪的一切联系事务,都是由令狐愚来完成的。

    王凌在信中反复地叮咛令狐愚,要他做事一定要小心谨慎,隐密从事,切不可泄露出半点的风声,不能让司马懿有半分的警觉。

    如今司马懿北征并州,在上党与曹亮陷入了苦战,据令狐愚所探听到的消息,上党的战况十分的胶着,短时间内司马懿肯定是无睱南顾,这无疑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最好的机会,拥立新君曹彪,讨伐篡国之贼司马懿,正当其时。

    不过拥立新君的地点,却是一个值得商榷之处,无论是兖州还是淮南,似乎都缺乏号召力,毫无疑问,最合适的地点莫过于洛阳,如果王凌和令狐愚的人马能将洛阳控制在手中,直接废掉当今天子曹芳,改立楚王曹彪为帝,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但是做为京师重地,就算司马懿不在了,同样会委派得力之人驻守,他们打探到的消息是司马懿安排次子司马昭驻守洛阳,同时令高柔和王肃辅佐之。

    司马昭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自然没有被王凌放在眼里,但高柔和王肃这两个老家伙,却让王凌不得不有所提防,有二人驻守洛阳,恐怕在洛阳行废立之事会有重重的阻力。

    对此王凌只能是退而求其次,他和令狐愚约定,将迎立曹彪为新君的地点,放在了许昌。

    许昌做为曹魏的陪都,在曹魏的政坛上,一直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在曹操时代,这里就成为了汉廷新的都城,曹操在这里挟天子以令诸侯,征讨四方诸侯,完成了统一北方的壮举,为曹魏定鼎天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直到曹丕篡汉立魏,才将都城从许昌迁往了洛阳,尽管许都的名号不再,但是做为曹魏的根基所在,其影响力依然是不容忽视的。

    所以,将许昌做为迎立新君的地点,恐怕是王凌最为得意的选择了,借助于许都曾经的辉煌地位,曹彪在这里登基为帝并诏告天下,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其作用仅次于在洛阳称帝,得到天下各地的响应,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过许昌在豫州境内,距离淮南比较远,倒是距离兖州比较近,所以如何安排曹彪在许昌登基的事务,王凌还是主要依靠令狐愚来做。

    令狐愚接到王凌的回信,见他同意了起兵拥立新君之事,十分的高兴,立刻着手安排,派遣心腹张式,前往白马,与曹彪共商大计。

    曹彪此前就曾与令狐愚有过接触,本来做为诸侯王,他是没有机会登上皇帝宝座的,但令狐愚和王凌的扶立,让曹彪有一种咸鱼翻身的感觉。

    没错,别看当诸侯王表面上光鲜亮丽,其实他们就是高级一点的囚徒而已,被圈禁在封地之内,没有得到天子的诏令,他们连离开封地的机会都没有。

    说实话,他们就是一群又臭又硬近乎发霉的咸鱼,在朝廷的监视下,过着死气沉沉的生活。

    不过就算是做一条咸鱼,曹彪也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有翻身的机会,他是曹操的儿子,骨子里毕竟流淌着一代枭雄的血液,他不甘心这一辈子就这么浑浑噩噩醉生梦死地活下去。

    而令狐愚派人到访,无疑给曹彪提供了机会,他这条咸鱼,终于迎来了翻身的契机。

    令狐愚和王凌想要借助于曹彪的名号来讨伐司马懿,而曹彪则要利用他们的扶持登上他觎觑已久的帝位,既然彼此是心照不宣,那么曹彪和令狐愚便是一拍即合,很快地便将此事给定了下来。

    不过迎立新君可是一件大事,筹备起来也是千头万绪,令狐愚不得不动用他所有的亲信力量来完成此事,阖府上下,忙得皆是不亦乐乎。

    以前与王凌联系,令狐愚一直是派张式前往的,张式是他的心腹亲信,对他自然是言听计从,只不过与曹彪的联系多起来之后,张式便一直负责曹彪这条线,无睱分身再前往淮南了,于是令狐愚便从手下幕僚之中,选出一个叫杨康的小吏,派他携带书信,前往寿春。

    杨康是一个胆小的人,虽然他跟随令狐愚多年,但也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而已,并不是说他对令狐愚就忠心到什么程度,最起码绝对没有士为知己者死那种境界。

    尽管令狐愚一再隐瞒实情,但阖府上下,这么多的办事人员,再怎么也做不到守口如瓶,所有有些情况,府里的人还是知道一些的,杨康听说了另立新君的事,差点就傻住了,这另立新君能是小事吗,搞得不好,恐怕就会落个满门抄斩的下场啊。

    当令狐愚将杨康叫到书房,将一封信递给他,要他送到寿春王凌那儿,当时杨康的冷汗刷地就冒了出来,那封薄薄的书信,在他的手中,似有千钧之重。

    接过书信的时候,杨康的手都有些哆嗦了,脸色跟白纸一样惨白。

    只是令狐愚忙得天昏地暗的,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脸色的变化,还以为是天热的缘故他才会出汗,只是催促其快点上路,尽快地将书信送到王凌那儿。

    杨康唯唯诺诺地应了,携带着书信,离开了平阿城,动身前往寿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