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32章 一个唾沫一个钉

sbf胜博发网址

作者:风之清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论相貌论气质,羊徽瑜倒是真有点母仪天下的资本。

    曹亮是见识过不少美女的,不过后世的那些所谓美女大多数都是用化妆品堆出来的,据说许多买了苹果X的女生睡不着想玩个手机都得半夜起来化妆——人脸识别伤不起。

    像羊徽瑜这样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倾城姿色,大概也只有这个时代的女人才有吧。

    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曹亮突然地有一种莫名的嫉妒,司马师这个王八蛋,运气居然这么好,三婚都能娶得这么漂亮的妞,老子好歹也是小侯爷的身份,咋就没有美人投怀送抱呢?

    羊徽瑜看到曹亮表情变幻多端,甚是古怪,奇道:“曹公子想什么呢?”

    曹亮回过神来,轻噢了一声,道:“没什么,我在想羊小姐真是至亲至孝,这个时间来祭拜令尊,一跪便是一日,如此孝道,真是让人敬佩。”

    羊徽瑜幽幽地道:“父亲在世之时,最是疼爱我,不会让我受半点委屈,如今父亲不在了,我……”话未说完,如秋水寒潭般的双眸又闪现晶莹的光芒。

    女人什么时候最动人,大概就是哭泣的时候吧,那种哀怨凄婉娇弱无依的神态,那怕是再铁石心肠的男人也会动恻隐之心的。

    看羊徽瑜的神情,分明有极大的委屈和心事,但毕竟曹亮是外人,她又不方便诉说,欲言又止,欲说还休。

    小琴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回禀羊徽瑜道:“小姐,东西收拾好了,奴婢扶您上车吧。”

    羊徽瑜点头应允了,对着曹亮道:“多谢曹公子。”言毕,登上了马车。

    老秦头早已候着车上了,见小姐上车,便驾起马车来,向山下驶去,那两个家丁模样的护卫,则跟在马车的后面,紧紧相随。

    阿福凑过半个脑袋来,笑容暧昧地道:“小侯爷,这羊家的小姐,长得可真漂亮。”

    曹亮重重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没好气地道:“漂亮不漂亮,关你屁事!”

    “哎唷!”阿福疼得叫了一声,曹亮这一手可没留情,他揉着脑袋,委屈地道:“小侯爷,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曹亮哼了一声,道:“谁让你胡言乱语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言,妄议良家女子,不是登徒子是什么?”

    阿福一脸坏笑地道:“既然非礼勿视,那小侯爷你干嘛停下马来,还和人家东扯西扯的,小的夸人家一句漂亮就成了登徒子,那小侯爷你也算不上是正人君子吧。”

    阿福年纪和曹亮差不多大,虽然是家丁,但也算是玩伴,经常也会开开玩笑。

    曹亮佯怒道:“你小子真是皮痒了,连小爷我你也敢调侃了。”说着,做势拿马鞭抽了过去。

    阿福连忙地躲了过去,陪笑道:“别别别,小侯爷,我就是看着你们俩挺般配的,缘分的事,可是谁也说不准,保不齐我们将来会喊她一声少夫人呢?”

    “缘分个屁,人家早就名花有主了。废话少说,走喽。”曹亮朝着马屁股抽了一鞭子,座骑飞快地奔驰起来。

    他们说话的工夫,羊家的马车已经走远了,这条路并不宽,仅可容一辆马车通行,前面的马车走不了,曹亮他们也没法走。

    曹亮走到山脚下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就在他准备策马回城之时,却见羊徽瑜的马车又折返了回来。

    曹亮很是纳闷,这天都快黑了,洛阳的城门也很快就要关闭了,羊徽瑜不急着回城,在这北邙山下兜圈子,是几个意思?

    马车在路过曹亮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车帘掀起来,露出羊徽瑜那张略显着急的脸;“曹公子,不好意思,我把父亲留给我唯一的遗物落在坟茔上了,需要回去取一下。”

    “很贵重吗?”

    “并不贵重,但是它对我很重要。”

    “可是这天都快黑了,再晚的话,可能都进不了城了。”

    “不,我一定得把它取回来,曹公子如果着急的话,你就先回城吧。”羊徽瑜口气坚决地道。

    遗落在坟茔上的是一块玉佩,那是父亲留给她的唯一的遗物,羊徽瑜平时珍藏得很紧,今天祭拜父亲的时候,她拿出来放在坟上,睹物思人,愈发哭得悲切了,结果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丫鬟小琴漏掉了那块玉佩,刚下山之后,羊徽瑜便想了起来,急催着老秦头赶车回去拿。

    曹亮本来想说个好啊,各走各路,但话到嘴边,却又鬼使神差地说道:“我不急,在这儿等你吧,你们速去速回。”

    “谢谢。”羊徽瑜脸颊上微微泛起一丝红云,她低低地道了声谢,放下了帘子,马车朝着山上急驰而去。

    阿福贱笑道:“小侯爷,多好的机会呀,你应该说我陪你回去,羊小姐必然是感激涕零,以身相许都说不定,哎,这机会真是白瞎了。”

    “闭嘴!”曹亮没好气地道。

    说实话,曹亮为自己刚才的话还有些后悔呢,别人的老婆,用得着自己瞎几把操心吗,如果真有什么意外,该哭的也是司马师啊。

    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居然有当护花使者的心情,而且是仇人的女人,真是操蛋啊!

    要不是自己鬼使神差地说了那么一句,现在差不多已经可以回城了,泡个热水澡,喝杯温酒,用得着在这儿喝西北风吗?

    但男子汉大丈夫,一个唾沫一个钉,说话那就是要算数的,既然说了这儿等,那就断然不能离开半步。

    夜幕来临的很快,转眼的工夫,周围的一切就黑了下去,夜空苍穹,也变为了深邃的墨蓝色,繁星点点。曹亮左等右等,半响也看不到有马车从北邙山上下来,心里不禁犯了嘀咕,难不成还真会出事?

    就在此时,山顶上忽然传来两声凄厉的惨叫之声,在空谷之间回荡着,万籁俱寂,声音传得极远,曹亮心中一紧,暗道一声不好,顾不得多想什么,快马向山上冲去。

    阿福阿贵一愣神,被落下了一大截子,也赶忙策马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