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99章 始作甬者

sbf胜博发网址

作者:风之清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幕降临,整个洛阳城都被黑暗所浸染,漫漫长夜,风雨飘摇。

    而此刻的一品居,却是灯火通明,掌柜的和众伙计,都没有因为关门打烊而歇息下来,个个都在紧张的忙碌着。

    几位掌柜噼哩叭拉地拨弄着算盘,神情严峻,个个一丝不苟,虽然春日的雨夜让气候变得无比的凉爽,甚至有一丝乍暖还寒的味道,但这几位掌柜的额头之上,都沁出了密密麻麻的小汗珠。

    他们时不时地用袖子去擦一擦额头上的汗水,右手中的算盘始终不敢停下来,而左手则是不停地翻着帐折,仔细地逐一核对着帐目上的数字。

    三国时代,还没有发明出线装本,那些记帐的帐本自然不会是本子,而是象奏折那样折起来的帐折。

    其实记帐最初使用的是竹简,在竹简上记载,称之为帐卷,东汉的蔡伦改进了造纸术后,纸张的应用逐渐广泛起来,到三国中期之后,纸已经基本替代竹简,成为最主要的书写材料。

    不过纸产生之后,使用方法上一直沿续着竹简的用法,竹简笨重无比,使用时展开,存放时则需要卷起来。

    纸虽然很轻便,但在人们的惯性思维之下,还是习惯将纸裁成很长的样式,存放时将纸卷起来。

    但纸卷太长的时候,却又不便于打开,所以人们在实用之中,发明了折纸法,将卷纸每隔一段折起来,将文字记录在折纸上,这样便省去了将整卷纸打开的麻烦。

    一品居的生意繁杂,所有的帐目都堆放在这儿,堆得就如同一座小山似的,掌柜的为了核算清楚具体的帐目,已经是连续地奋战了几个时辰了。

    这已经是他们第三遍复核了,但结果依然是让人心寒,几位掌柜的不冒虚汗才怪。

    “夫人驾到!”随着一声高亢的呼喊,几位掌柜如坐针毡一般,立刻地跳了起来,齐刷刷地欲起身到门外迎接。

    不过还未等他们出门,一位紫衣贵妇已经是迈步入堂,高高倌起的发髻上还沾着些许的雨滴,她的神情冷漠,虽然是美艳的不可方物,但那高贵逼人的气息,却让这几个一品居的掌柜管事不敢生出半分的非分之想,皆跪伏于地,口称:“奴婢参见夫人。”

    紫衣贵妇轻轻地挥挥手,朱唇轻启,道:“起来吧,本月的帐目算得如何了?”

    几位掌柜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由大掌柜的道:“启禀夫人,本月的帐目已经是核算清楚了,收支相抵之后,结余二百四十五万四千八百六十三钱。”

    紫衣贵妇大为诧异:“怎么回事,以前一品居每月净利润至少也有一千万钱,最不济时也有七八百万钱,为何这个月会如此惨淡?”

    大掌柜的一脸苦相,道:“禀夫人,五石散一直是本店的主打货品,至少占到销售额的七成以上,本月以来,五石散大量滞销,销量较之以前暴跌了八成以上,若非是其他货品支撑,恐怕仅五石散一项,就已经是入不敷出了。”

    紫衣贵妇柳眉紧蹙,道:“我们的五石散,乃是洛阳城最好的五石散,销量一直不错,为何这个月会如此暴跌?”

    “回夫人,盖是因为市场上如今出现一种名为逍遥五石散的货,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是风靡洛阳,购者甚众,所以我们的五石散,销量才会如此暴跌。”

    “逍遥五石散?”紫衣贵妇喃喃自语,在她看来,这完全是一个陌生的牌子,一个不知名的牌子,怎么能在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全面地占有洛阳市场,无疑让她是深感莫名,百思难解,“这怎能么可能,任何的东西,刚出来的时候都举步维艰,想要独占市场,何其之难?你倒是说说,这家店铺在何处,我倒要亲自来见识一下!”

    大掌柜苦笑着道:“禀夫人,这种五石散并没有经营的店铺,而是私下进行传卖的。”

    “私下传卖?”紫衣贵妇更为地不解了,象他们一品居这么大的门面,居然竞争不过连一个店铺都没有的小货郎么?

    “是的,夫人,他们把五石散的价钱提到了我们的五石散的双倍,然后将五成的钱再返到那些传卖者的手中,那些传卖者为了获利,自然会不遗余力地推销那种五石散。”

    紫衣贵妇目光变得冷洌起来,幽幽地道:“价钱提高一倍,然后再返五成的利,如此算来,他们的五石散,利润与我们的完全相同,看来这个传卖者真的是居心叵测,手段高深啊。查到没有,究竟是何人在幕后指使?”

    大管家迟疑了一下,道:“由于他们是私下传卖,很难知道究竟谁是源头,不过就奴婢掌握的情况来看,驸马何晏疑似主谋,许多五石散便是从何府流出的?”

    紫衣贵妇目光幽冷,冷哼一声道:“这个何晏,居然敢吃里扒外,这么多年来,他吃了我们一品居的多少五石散,竟然不思感恩,暗中居然和我们作对。这个月的五石散,送到何府没有?”

    “送是送过去了,可是何府没收,又给退回来了,莫不是做贼心虚?”

    “做贼心虚?”紫衣贵妇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何晏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浮华奢侈,喜好面子,商者乃是贱业,象他这么自视清高的人,又怎么可能主动地贩卖东西呢,这幕后定然有人唆使,你们可曾细查过吗?”

    大掌柜压根儿就不敢抬头,战战兢兢的俯首而立,生怕哪句话说错了,引得夫人震怒。

    虽然夫人不常来一品居,但一品居所有的经营活动,她却是了如指掌的,大掌柜半句谎话也不敢说。

    “奴婢……还没有来得及派人去查。”

    紫衣贵妇这次倒没有动怒,不过她冷冰冰的话语里,却带着一丝狠戾的味道:“那就立刻派人去查,明天晚上之前,我要清楚地了解这一切的事实真相,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挖出这个始作甬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