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138章 岿然不动

sbf胜博发网址

作者:风之清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代的婚俗和汉代是一脉相承的,可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娶亲当日,男方需到女方迎亲,然后乘车前往男方家中,完成婚礼的仪式。

    汉魏时代的婚礼,是有着极为严格的一套流程的,拜堂、沃盥、对席、同牢、合卺、结发、执手,一共是七道程序,只有完成这七道程序,男女才算是礼成,结为合法的夫妻。

    婚嫁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上至帝王君主,下至黎庶百姓,无一不对婚礼仪式极为地注重,只不过地位不同,婚礼的规模也不尽相同。

    天子娶亲自不待言,那怕是王公贵族,婚礼的奢华程度也是令人叹为观止的。

    魏初之时,曹丕大力提倡节俭,所以婚葬嫁娶,都极为俭朴,但曹叡当了皇帝之后,大兴土木,奢侈无度,于是上行下效,整个世风由俭入奢,攀比之风盛行,整个上流社会的婚嫁都开始讲究排场起来。

    司马懿乃当朝权贵,此次司马师娶亲,自然不能敷衍了事,不光是邀请的宾客如云,就连婚礼的规模和档次也是盛大空前的。

    此次司马师带去羊府迎亲的车队,便是十几辆装饰豪华的驷乘马车,这种阵容,就好比后世迎亲时带上十几辆劳斯莱斯一样风光。

    不过新娘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好脸色,羊徽瑜面沉似水,虽然穿着一身纯衣纁袡的新婚服,但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喜色,看得出,她丝毫不乐意嫁给司马师。

    这个时代的新娘还不时兴那种红盖头,男方迎亲时,女方会乘坐上舆车,新婚男女挽手立于车上,一路接受人们的祝福。

    羊徽瑜虽然登上了舆车,但拒绝与司马师牵手,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同他讲。

    不过司马师并不在意,他要的也仅仅是这场婚礼而已,目的就是为了能同羊家联姻,至于这个和别的男人有染的女人,司马师打心眼里厌恶。

    迎亲的车队从羊家浩浩荡荡出发,返回了司马府,一路之上,观者如潮,淤塞于路。

    羊徽瑜一路之上闷闷不乐怏怏不快,她这个新娘子,做得一点也不称职,引得围观的人都在窃窃私语。

    坦白来讲,羊徽瑜内心是忐忑不安的,如果逼迫她嫁入司马家,她情愿以死抗争。

    不过羊祜带回来的消息,让她稍稍的安心,曹亮信誓旦旦表示,让她放心,他会找到一个完美解决方案的。

    恋爱中的女人最容易轻信的,就是爱人的话,不管曹亮的话靠不靠谱,羊徽瑜都选择了无条件的相信。

    车队缓缓而行,比原定时间大约晚了一刻,才抵达了司马府。

    安排婚礼的司仪这个时候是满头的大汗,结婚仪式是讲究吉时的,什么时间进门,什么时间拜堂,什么时间入洞房,那都是有讲究的,错过了吉时,就意味着婚姻不美满和谐。

    眼看着吉时将过,司仪赶紧催促一对新人下车,好进行接下来的仪式。

    不过羊徽瑜显然不愿意配合,下车的工夫磨磨蹭蹭,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而司马师亦是浑不在意,误不误吉时有什么关系,只要把婚礼仪式进行完了就行,毕竟这桩婚姻,早就跟完美神马滴无缘了。

    他们下车走进府邸之后,满院的宾客为了表示尊重,几乎全都离席起身,站立恭迎。

    毕竟那些真正有身份的贵客,是不会安排在院子里就席的,院子里的宾客,大多都是官微职轻或年轻后辈,所以绝大部分的人都会给司马家面子,起立相迎。

    当然,也有例外之人,那就是曹亮,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别人一个个恭身起立,唯独他依然在座,吃喝不误,完全有一种鹤立鸡群之感——不,鹤卧鸡群还差不多。

    周围的宾客大多对曹亮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如此狂放不羁的人自然没人愿意接近,除了裴秀之外,大多都躲得远远的,生怕和曹亮沾上什么关系似的。

    周围空旷无人,众人皆立唯曹亮独坐,如此另类而怪异的画风自然不可能不引人注目,是以司马师和羊徽瑜一进大门,就瞧见了他。

    司马师脸色微微的一变,说实在的,虽然他是亲自邀请了曹亮来参加婚礼,但他并没有认为曹亮就一定会出现在司马府,尤其是发生了那场心知肚明的刺杀案之后,司马师觉得曹亮更没可能出现了。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曹亮不仅来了,而且大模大样地坐在那儿大吃大喝,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

    如果说司马师最恨的人是谁,那恐怕是非曹亮莫属了,正是因为曹亮的存在,才让他司马师名誉扫地,几乎沦为了整个洛阳人的笑柄。

    所以他才会听从了柏灵筠的计策,密谋除掉曹亮。

    但事与愿违,原本十拿九稳的刺杀行动却失败了,司马师非但没有除掉心头大敌,反倒是受到了他老爹的责难,让他是郁闷不已。

    此刻在婚礼现场看到曹亮,司马师的内心之中当然是不舒服了,不过这种场合,可不是他可以轻易发作的地方,那怕他心里再憋屈,那也得忍着受着,在这个万众瞩目的场合,他必须保持自己的风度。

    这家伙如此做作,显然不就是为了能激怒自己吗,如果司马师此刻失态的话,岂不就是中了家伙的诡计了,司马师对此可有着清醒的认识,绝不能让仇人的阴谋得逞。

    但这家伙故意如此,显然不光是来恶心自己的吧,一定是有所图谋的。

    司马师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毫无疑问,曹亮是冲着他的婚礼来的,目的应该是很明确,就是想要从自己的手中,把新娘子给抢。

    这家伙果然是歹毒无比,如果让他的阴谋得逞的话,那么身败名裂的,必然是他司马师。

    但这家伙究竟会有怎样的阴谋呢?

    司马师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是曹亮如果没有图谋的话,司马师打赌把自己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