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156章 典农中郎将

sbf胜博发网址

作者:风之清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sbf胜博发网址小说网 www.ebrocatncarp.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典农中郎将的官署并没有设在洛阳,而是设在距离洛阳几十里之外的偃师,目的就是为了方便管理洛阳周边的屯田事务。

    典农中郎将虽然是五品的官职,和郡守平级,但在管理权限上,却有着本质的不同,洛阳典农中郎将负责的是洛阳周边地区的屯田事务、农业生产、水利灌溉,并不参与地方政务的管理。

    原先典农中郎将一直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职位,因为在曹操初设之时,天下纷攘,诸侯并起,战争连绵不断,曹操为了保证军粮的供应,所以才会强化屯田的权限,以保证军队的后勤供给。

    但是到了曹魏后期的时候,屯田制遭到了极大的破坏,大量屯田被豪强兼并,屯民流失甚众,而且这个时期曹魏的国库殷实,赋税的征收已经可以满足军队所需,所以屯田制已经变得无足轻重了。

    历史上,也就是在晋代魏的前两年,魏国正式废除了屯田制,改典农中郎将、典农校尉为太守,典农都尉为县令、长,典农中郎将也就彻底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司马昭担任这个夕阳职位的时候,自然是有着诸多的抵触情绪的,身为司马家的子弟,他自然是渴望着可以和父辈一样,驰骋战场,建功立业,用敌人的鲜血尽染征袍铠甲,成为一代旷世名将。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是很骨感,司马昭没想到他第一次出仕,老爹居然给他安排了一个管农事耕作的官,简直让他郁闷地想吐血。

    如果说典农中郎将这个官职在十几年前还是比较吃香的职位,那么现在完全就是一个鸡肋,食之无昧,弃之可惜。

    毫无疑问,这和司马懿的低调隐忍有关,不是他不想为司马昭争取一个有实权地位显赫的职位,而是那种职位太过扎眼,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司马懿不想司马昭刚刚出仕,就成为众多政敌来针对的出头鸟,选择这么一个没有多少存在感的职位,可以让他安然地度过新手期。

    司马昭郁闷归郁闷,但天生就对老爹比较畏惧的他自然是屁都不敢放一个,老老实实地去上任了。

    这回家里出事之后,司马昭本来是想请几天假的,但司马懿一声令下,他又不得不赶到偃师,处理起堆集了几天的公文。

    典农中郎将虽然职位并不显赫,但事务却是相当地繁杂,涉及到屯田、水利、灌溉、耕作、屯民的诸多事项,司马昭几天没来,案牍便堆集如山了。

    几名小吏小心翼翼地搬来籍册,毕竟司马昭阴沉着脸,神色极为的不善,他们可不想触这个霉头,一句话说错很可能会受到责罚。

    司马昭确实是心情不好,自从司马师出事之后,司马昭一直就牵挂着这个事,不过他人微职轻,在这个事上,显然是帮不了什么忙的,而且父亲司马懿也不让他插手,司马昭虽然有心想为司马师做点什么,但却是无能为力。

    这无疑让他很自卑,也很忿恨,恨自己没有能力去解救陷入大牢的兄长,恨自己担不起家族的重担,当有人来挑衅司马家的尊严时,他却无力来反抗。

    司马昭漫不经心地翻动着公文籍册,心里却一直想着婚礼当天的事情,那一日,司马家可以谓是蒙受了奇耻大辱,曹爽、夏侯玄等人轮番地践踏着司马家的尊严,司马昭念及此处,恨得牙根直咬。

    当然,他最气愤最怨恨的人,还是曹亮,虽然说曹亮在婚礼上一直没有什么动作,但最后羊徽瑜的失踪,用脚后跟想想,也是他的所为,这个无耻卑鄙的小人,司马昭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方可泄心头之恨。

    “启禀将军,汝南典农功曹邓艾求见。”门下佐吏向司马昭禀报道。

    “不见!”司马昭阴沉着脸,把手中的籍册重重地往案子上一摔,喝道,“什么阿猫阿狗的,也有资格来见本官?”

    小吏一脸的苦相,典农功曹是典农都尉的助手,也算是九品官了,再怎么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何况典农功曹前来,很可能是典农校尉指派而来的,司马昭说不见就不见,这也太过儿戏了吧?

    不过他刚转过身,想要出去告知邓艾,司马昭摆了摆手,道:“传进来吧。”

    司马昭本来是没好气地想把邓艾拒之门个,但忽然之间想起了司马懿的叮嘱,要他事必躬亲,亲历亲为,把这段的任职当成是一场历练。

    司马昭暗想此事如果传到父亲的耳中,必然会让他受到责罚,所以想了想,还是要见邓艾的,只能把其他的事押后处理。

    邓艾匆匆进来,冲着司马昭揖了一礼,阐明其来意。

    司马昭皱了皱眉,别的他能容忍,唯独像邓艾这种结巴,绝逼不能忍,听他们说话,简直是费了老劲了,司马昭暗暗地心道,连说话都说不利索的人,有什么资格来当官。

    光是这一点,司马昭就对邓艾是轻视了几分。

    面对邓艾呈上来的公文,司马昭首先便是有些慢怠之意了,心想,一个说话都费劲的人,又能写出什么高论的公文来。

    那知他读了几行,顿时便为之大惊,无论是文章的字迹还是文章的条理,都十分的漂亮,当然,更主要的是文章的内容,邓艾洋洋洒洒数千言,无一不是切中时弊,并提出了改进的意见。

    司马昭虽然不是水利专家,但上任典农中郎将来,还是对这方面有了颇多的了解,不至于拿着邓艾的方案如同看天书一般。

    司马昭暗暗称奇,于是收敛起了漫不经心地态度,仔细地读了下去,平心而论,邓艾写的方案,确实是不错,如果官方能采纳他的意见的话,必将可以节省相当多的劳力,大幅提高每亩良田的单产效率。

    司马昭细细地看了下去,边看边连连点头,只不过他最终目光落在文章末尾的署名处,顿时脸色了陡然地一变,如同吞了一只苍蝇那般难受。